×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胭脂扣》:平凡,是愛情注定的歸宿,也是遮掩在愛情面紗后的真相

delightW11 2022/11/10

眉目如畫,風華絕代,縱使過去數十年,他永遠是一代人的記憶。

哥哥留下過太多無法超越的經典影視作品,節目中,他曾坦言:

「我好鐘意李碧華寫的東西,合我心意,都是一些醉生夢ㄙˇ的故事。」

而那些醉生夢ㄙˇ的故事中,他最鐘愛的角色,當屬《胭脂扣》里的十二少。

有人說: 「沒看過《胭脂扣》,不足以談愛情。」

這部將情愛徹底剖白了的作品,太真實,太傷心,也讓很多人對愛多了分理解。

伴隨著哥哥和梅姑深情的演繹,讓我們一起走進那個紙醉金迷的時代……

01

真實,是最不好看的

故事要從如花女扮男裝開始講起。

如花是怡紅樓頭牌,多少人豪擲千金,只為博她一笑。

一日,如花女扮男裝給客人唱曲兒,十二少款款上樓,抬手回眸,盡是風情。

她唱:「你睇斜陽照住個對雙飛燕,獨倚蓬窗思悄然……觸景添情人懊惱,懷人愁對……」

他接:「愁對月華圓。」

她調笑:「哪兒來那麼多愁啊!」

兩個仙人之姿的人兒撞見了,如天雷勾動地火,十二少眼睛都亮了!

果然第二天,十二少獨自前來。他的來意是那麼明顯,如花有意吊他:「我先陪姐妹們打四圈,再來陪你。」

他倒不急不惱,房門大開,信手剝桔,好整以暇等她回來。如花覺得,這個人是不一樣的。

十二少沒給如花猶豫的機會,展開猛烈的追求攻勢:當眾放鞭炮示愛,把洋床直接吊進她房間。

一個字,寵!

如花雖久經風月,可慣見的都是些逢場作戲之徒,難得有人肯為她如此費心。

一來二去,如花深深愛上了十二少。

吞云吐霧間,十二少問如花:「你有很多樣子,濃妝、淡妝、男妝、沒有化妝……哪一種才是真實的?」

如花:「真實的東西是最不好看的。」

真實了,就難免落入俗套。

后面的故事用腳趾頭都能想到:十二少想娶如花,遭到父母強烈反對。

十二少倒挺剛,干脆搬了出去,為紅顏拋卻榮華富貴,算得上癡情公子。

可愛情沒了面包,風花雪月變成了柴米油鹽,日子就會真實得讓人絕望。

如花依然在花樓上班,十二少則去戲班謀生。

過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少爺,如今卻要端茶倒水,端屎接痰,眼里的神采被磨滅了不少。

大概也是這時候吧,兩人愛情的土壤出現了松動。

之前看過外國電影《愛在黎明破曉前》三部曲,前兩部浪漫邂逅,愛得纏綿,令人羨慕這就是愛情最美的樣子。

可第三部里,二人步入婚姻后,各種矛盾隨之而來。

意見不合、生活不順,都會成為爭吵的導火索,過去引人羨慕的愛情,最終落入俗套,變成了一地雞毛。

可真實的生活,從來不只有風花雪月,更多是柴米油鹽。

不只有轟轟烈烈,更多是細水長流。

平凡,是愛情注定的歸宿,也是遮掩在愛情面紗后的真相。

02

愛情里,別愛得太滿

一次,十二少在戲班跑龍套,爸媽和跟他有婚約的表妹找到后台,或強硬或軟語,想勸兒子回家。

十二少沒答應,可他眼神里的動搖,卻怎麼也藏不住了。

他逼自己相信眼前的如花是一生所愛,不能被動接受父母安排好的人生。

他送給如花一枚精致的「胭脂扣」作為信物,與其說是安她的心,不如說是在提醒自己。

可沒有面包的愛情,就像沒加滿油的汽車,是注定跑不遠的。

烏托邦式的愛情被殘酷的現實秒的渣都不剩,如何是好?

這對癡情男女,便相約吞丨ㄚ片殉情。

影片中,殉情那一段雖沒幾句台詞,可十二少每個眼神、動作、心理,哥哥都詮釋得極盡完美。

起初喝ㄐ丨ㄡˇ時,十二少內心堅定,動作利落,接過ㄐ丨ㄡˇ杯一飲而盡。

如花挖丨ㄚ片喂他時,他卻遲疑了:眉頭一皺,嘴巴下意識抿緊,內心的恐懼暴露無遺。

無論情愿與否、后悔與否,他們都完成了這場象征「真愛」的儀式。

第一次看到這里,我覺得十二少很軟弱,對愛情,他遠沒有如花那般堅定、決絕。

可再看時,對十二少卻多了分理解:如花怕十二少后悔,甚至在ㄐ丨ㄡˇ里提前下了安眠藥。

她愛得固然無畏,卻也自私,讓人有壓迫感。

因為在他們各自的世界里,愛情的分量是不一樣的。

十二少對如花當然真心,他肯拋棄榮華富貴去過苦日子,足以證明愛得真誠。

可在他的世界里,除了愛還有很多東西,他還有家人,有財富,有更多的選擇權。

如花就不一樣了,她出身青樓,見慣了虛情假意,真愛當前,自是不顧一切,飛蛾撲火。

而愛得太滿,把愛當主打歌的女人,最終的結局就是淪為配樂。

麥家筆下《暗算》里的黃依依,一生追情逐愛,明明是一代天才,在愛情里卻如同低能兒。

得不到心上人的愛,偏去招惹有婦之夫,結果因其妻妒恨,香消玉殞。

一朵嬌艷的紅玫瑰,在最美好的花期被無情折斷,實在令人惋惜。

說到底,女性不該愛的太滿,給別人負擔,自己也心累。

應該活成一把四條腿的椅子,哪怕失去一條腿,依然能站立;而不是活成一把傘,失去了愛情這個主心骨,就散作一團。

03

放手,比堅持更需要勇氣

回到故事本身。天意弄人,二人雙雙殉情后,十二少竟然沒有ㄙˇ!

于是有了后來,苦等十二少53年的「女鬼」如花,來陽間尋找愛人。

她得到了一對記者情侶的幫助,也在尋找中,揭露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真相——

十二少竟臨陣脫逃了!

他不但沒ㄙˇ,還聽父母話跟表妹結了婚。

后來妻子早逝,他跟兒子關系不睦,煙癮又大,只能在戲場跑跑龍套,日子過得很潦倒

可就算這樣茍且地活著,他也沒有勇氣履行那沒完成的愛的約定。

男人貪生,女人貪愛,男人軟弱,女子決絕,這是李碧華筆下的一貫基調。

在她筆下,青蛇白蛇雖是妖,卻比人類許仙更敢愛敢恨;菊仙、如花雖出身青樓,卻比很多上流人士來得更重情重義。

李碧華的筆太毒,因為在原著里,十二少連殉情的過場都沒有走完:

如花在十二少面前吞下丨ㄚ片。她且分了一份給他,不等任何回話,以肅穆的神情來交代后事:「如果,你也有一點真心——」

而十二少并沒有為如花而ㄙˇ:他顫抖著,倒退,至門前,門已上鎖,花布簾還沒有掀起,整個人也倒地昏迷……

至此,竟有點感謝影片的改編,將人性真相揭露得溫和了許多,顯得沒那麼血淋淋。

故事的最后,如花找到了十二少。望著這位老態龍鐘、風華不再的昔日戀人,如花似是絕望,也似是解脫:

「十二少,謝謝你還記得我,這個胭脂盒我掛了53年。

現在還給你,我不再等了。」

反倒是十二少蹣跚著追出來:「如花,原諒我……」

一句「我不再等了」,53年癡心錯付一筆勾銷。

如花無疑是勇敢的,因為有時候放下比堅持更需要勇氣。

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此情應是長相守,你若無心我便休。

《倚天屠龍記》里,最喜歡周芷若的一個情節:

不是她惹人心疼的那句「若我問心有愧呢?」不是她把金釵碾為齏粉的決絕;不是她質問張無忌「四個姑娘你最愛誰」的不甘。

而是她先一步放下這段感情,回峨眉當掌門人時,那句「多謝張教主」后瀟灑的轉身。

一念放下,萬般自在。都說「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可當女子放下對愛的執念,放過彼此,那份釋然和灑脫,才是最動人的地方。

04

寫在最后

影片有段情節很惹人深思,無關十二少與如花,而關于那對記者情侶。

拍拖三年,卻沒想過結婚。他們相愛、相親,可到底少了那份熾熱濃烈。

被問及「你會為我去ㄙˇ嗎?」

兩人不約而同地回答「我不會」。

聽過如花的愛情故事,他們固然惋惜,可回歸自身,他們說:

「我們是普通人,在一起開心就行了,不至于非要弄到為情自ㄕㄚ。人命關天,沒那麼嚴重。」

是啊,沒那麼嚴重。生活中,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這對情侶的心態。

愛情是蜜糖,卻不會成為砒霜。或許是我們活得太明白,也或許是我們不夠勇敢。

《胭脂扣》電影編劇,也即小說原作者李碧華在書中寫道:

「這便是人生: 即便使出渾身解數,結果也由天定。

有些人還未下台,已經累垮了;有些人巴望閉幕,無端擁有過分的余地。

這便是愛情:

大概一千萬人之中,才有一雙梁祝,才可以化蝶,其他的只化為蛾、蟑螂、蚊蚋、蒼蠅、金龜子……

就是化不成蝶,并無想象中之美麗。」

如花的故事依然賺了很多觀眾的眼淚,到底是意難平。

「今日天隔一方難見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涼天。你睇斜陽照住個對雙飛燕,獨倚蓬窗思悄然。」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戲演完了,人生仍舊是拖拖拉拉的痛苦和不堪。

大抵人生如戲,是書寫人物命運的編劇說的,而戲如人生,則是入戲太深的觀眾說的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