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蔡鍔與劉俠貞:活得通透的女人,懂得「及時止損」

delightW11 2022/12/21

蔡鍔公館

1904年,湖南省寶慶府邵陽縣里,當地小有名氣的‘路邊劉家’正在舉辦著一場盛大的婚禮。

劉家上下,目之所及,賓客盈門,歡顏笑語,皆是一片喜氣洋洋,然而,此時閨房中的新娘劉長姑卻是另一番景象。

劉家外頭,不遠處傳來鑼鼓聲響聲,緊接著便出現一群浩浩蕩蕩的迎親儀仗隊,他們穿著統一的喜服,抬著一頂大紅花轎,徑直向劉家走來,而打頭陣的人則是迎親的新郎蔡鍔。

蔡鍔,字松坡,原名蔡艮寅,時年二十二歲,長相英俊不凡,且年少有為,正擔任新軍總參謀,但饒是這樣身份的人,在劉家小姐劉長姑眼里,仍舊窮酸,所以她產生了悔婚之意。

蔡鍔

可是對于劉家來說,蔡鍔前途不可限量,必須牢牢攀上他這層關系,所以劉家家主劉輝閣對劉長姑發話:「你今天就算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劉長姑無奈,只能向大家哭訴:「我現在已經年近三十,前幾年蔡家那小子回來都沒提要娶我,可見是對我無意,再者,我本就比他大七歲,在一起的話,肯定會有很多矛盾......」

劉家人聞言,微微動容,但在大局面前,劉長姑的這點女兒家的小情緒就不足為過了,因此還是執意讓劉長姑嫁給蔡鍔。

可......

都怪他,才有這自小的婚約存在,束縛住了自己對愛情的自由追求;都怪他,害得自己白白浪費了數十年的青春,硬生生地變成了老姑娘;都怪他,以致于所有家人都在責備她!

一想到這,劉長姑感覺委屈極了,氣憤極了,她不被家人理解也就算了,還硬是要她嫁給蔡鍔這窮小子,那怎麼行?

于是,劉長姑就是不肯上花轎,甚至以ㄙˇ相逼。

蔡鍔

任是誰都無法開解她這個心結,任是誰也都無法阻止她「絕不嫁蔡鍔」的決心。

但是,反過來想想,蔡鍔又有什麼錯呢?

他只不過是比別人家小孩更加聰穎些,所以早早地就被劉輝閣看中,直接給內定了而已。

雖然說劉家給予年幼的蔡鍔在學業上的資助,但是蔡鍔也付出了相應的代價,以一紙婚約交易,從此他的下半輩子就注定要與劉氏女綁在一起,并且那人,比他年長,還討厭他。

在外人眼里,或許像蔡鍔這樣的貧農家庭攀上了劉家這樣的名門望族,是上輩子祖上燒了高香,極其羨慕,甚至嫉妒,但是對于年幼的蔡鍔來說,這只是他父親與劉輝閣的交易。

何況,當時蔡鍔才四歲,怎麼能夠知曉這些道理。

蔡鍔

那時,蔡鍔家中兄弟姐妹共有五個,他排行第二,而他的父親蔡正陵不過是個小商販,平常的收入僅夠他們堪堪填飽肚子,哪里有閑錢供他們上學,就連孩子的啟蒙都是他親自來。

說到這里,不得不提一下,蔡正陵先前有過在私塾擔任教書先生的經歷,所以即使家貧,他也十分看重對孩子的教育。

而他那日帶著年幼的蔡鍔與劉家家主劉輝閣的相遇,僅僅只是個巧合罷了。

不過,在劉輝閣提出資助自己兒子蔡鍔讀書的這件事情上,他卻是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因為蔡正陵知道,蔡鍔這孩子應該有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可惜貧窮的家庭條件限制他發展,現下有這個機會,無論如何,他都必須替他的幼兒緊緊抓住。

蔡鍔雕塑

于是,那天之后,蔡鍔便正式進入劉家私塾學習。

而劉家小姐劉長姑自詡是千金小姐,向來高人一等,本身就看不起貧農人家,如今看到窮小子蔡鍔出現在自家私塾,還同自己一起上課,更是心生不滿,對他的厭惡之情與日俱增。

待到蔡鍔十二歲時,他初露鋒芒,通過考試,一舉成為秀才,也是同年,劉輝閣與兄長劉黎閣商議,讓侄女劉長姑與蔡鍔兩人先定下婚約。

然而,劉長姑是十分討厭蔡鍔的,應該說,她討厭貧窮的一切,可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她自身的力量太過渺小,只能被迫接受。

蔡鍔

是的,被迫。

對于劉長姑來說,她心里十分抵觸這段婚約,且不說她現在已經到了適婚的年齡,而蔡鍔還只是個毛都沒長齊的窮小子,光是被外人傳出「她未婚夫竟然倒門上私塾」,就足夠恥辱。

因此,劉長姑并不喜歡蔡鍔,甚至連帶著厭惡蔡鍔的家人。

至于當時的蔡鍔,他對于劉長姑的態度并不在意,畢竟他一心想著求學,兒女情長不適合他,定下婚約也只是為了報答劉家對他求學的資助,再說,他對劉長姑無感,也就無所謂。

不過,優秀的蔡鍔也不缺人喜歡,劉家小姐并不是只有一位,劉長姑不喜歡他,劉新英卻喜歡他。

劉新英是劉輝閣的女兒,比蔡鍔小三歲,蔡鍔進劉府學習的時候,她還在襁褓中,可這并不妨礙劉新英后面喜歡上蔡鍔。

畢竟,一個上進、聰明又英俊的翩翩公子,哪個姑娘會不喜歡呢?

劉新英

但是其姐劉長姑與蔡鍔是有婚約存在的,劉新英不能將她的這份喜歡表露于明處,只能將這份隱隱的喜歡埋藏在自己的心底。

然而,蔡鍔并不知道這件事情,正如前面所說,他將一門心思都撲在了學習上面。

等到蔡鍔十五歲的時候,他成功考入長沙時務學堂,師從梁啟超、譚嗣同,并且深受梁啟超賞識,與之建立了深厚的師生友誼,這也為他之后出國深造打下了夯實基礎。

彼時,時局不穩,涌現了大批熱血青年,他們立志救國救民,蔡鍔也參與其中,再加之梁啟超傳授給他新思想教育,更是讓他愈發地堅定了改變國家現狀的決心。

與此同時,劉長姑已經年芳二十二歲,但由于婚約的存在,她仍舊待字閨中,也沒有過多的機會去外邊學習,思想比較傳統,不過對于蔡鍔,她一如既往的討厭。

而與之對比,同樣待字閨中的劉新英時年十二歲,正是活潑可愛的時候,雖然大家族里多有限制,但她仍舊可以通過道聽途說打探到蔡鍔的消息,對他的仰慕之情也愈加盛烈。

1899年,蔡鍔人生中最為關鍵的一年,他揮筆寫下「流血救民吾輩事,千秋肝膽自輪菌」這句話,懷著急迫的心情遠赴國外求學,試圖尋找到一條適合的救國之路。

蔡鍔

次年,蔡鍔參加自立軍起義,最終以失敗告終,而這一年,他將原先的「蔡艮寅」改名為充滿銳氣的「蔡鍔」,原因就是從起義中明白一個道理:文人較弱,還需武力沖破約束。

同年,蔡鍔再次遠赴國外,學習軍事,并且還參與了組織「拒俄義勇隊」。

在這期間,他曾有機會回到家鄉與劉長姑舉辦婚禮,但是他沒有回來,畢竟想要學習救國的心太過強烈。

而且,他還年輕。

蔡鍔

但是對于女方劉長姑來說,就是耗費她的青春,所以她對蔡鍔的討厭已經寫在了臉上。

甚至在一次她與妹妹劉新英去逛街時,途中碰到了未來公公蔡正陵,也沒有打上一聲招呼,還是劉新英主動上前去打了個招呼,默默地緩解了他們之間的尷尬。

可惜時光不會說謊,劉長姑對蔡鍔的耐心已經被慢慢消磨,更有外邊傳言,在蔡鍔外出學習的這段時間,她的心底已經有了其它男子,而具體的事實,目前也無人知曉。

直到幾年之后,蔡鍔才學成歸來。

蔡鍔故居

那個時候,蔡鍔的父親就對著蔡鍔說:「今年你已經二十二了,劉家姑娘已經不小了,你該履行婚約,上門提親去。」

蔡鍔點頭答應,隔日就帶著禮物上劉家提親。

他自身雖對劉長姑無感,但也不是那什麼背信棄義之人。

劉輝閣看著已經具有男子擔當的蔡鍔,心中甚是歡喜,二話不說,連忙收下禮物,并且開始著手為劉長姑和蔡鍔兩人的婚禮事宜做準備。

蔡鍔(中)與劉新英(右一)

彼時,劉新英都在場,她心中既欣喜,又悵然。

欣喜的是,她的心儀之人回來了,并且長得是如此英俊,學識又不凡,還有擔當;悵然的是,她的心儀之人即將舉行婚禮,而新娘不是她,是她的姐姐劉長姑。

或許,這個時候的劉新英萬萬沒有想到,她竟然還有機會與蔡鍔在一起,并且成為他的枕邊人。

時間流轉,蔡鍔與劉長姑舉行婚禮的這天很快到來。

面對誓ㄙˇ相逼的劉長姑,劉家家主劉輝閣竟然也沒了法子。

但就在這時,他身邊的女兒劉新英開口了:「我嫁!」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劉新英的身上。

「新英,婚姻大事,開不得玩笑。」

劉輝閣告誡道。

但劉新英卻是難得鼓起勇氣,向大家說明了自己這些年來對蔡鍔的愛慕之情。

如此,劉輝閣也就沒有多說什麼了,只是揮揮手,讓傭人給劉新英梳妝打扮。

總歸還是劉家的女兒,嫁哪個都一樣。

劉輝閣這樣想著,于是,劉新英便代姐出嫁了。

蔡鍔(右)

穿上華麗的嫁衣,化上漂亮的新娘妝,蓋上一塊紅蓋頭,劉新英告別父母,緩緩地走出家門,進入花轎。

鞭炮一放,喜慶的鑼鼓聲齊聲歡奏,轎起,蔡鍔便帶著浩浩蕩蕩的迎親隊伍,將新娘娶回家了。

待到行禮過后,洞房花燭夜,蔡鍔掀開新娘的紅蓋頭,才驚覺原來自己迎娶的人,竟然是自己原先的小姨子劉新英。

不過劉新英早就知道自己將會面對這樣的局面,干脆落落大方地將事情由來解釋給蔡鍔聽。

蔡鍔莫名地松了一口氣。

對比劉長姑,他還是更愿意娶劉新英,且不說年齡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能夠娶到喜歡自己的賢妻當然是比娶到厭惡自己的嬌小姐好。

念及此處,蔡鍔不免高看劉新英一分,當即就沖著劉新英這份俠義和忠貞給她取了個名字,喚做「劉俠貞」。

蔡鍔與兒子

自這以后,劉新英也正式更名為劉俠貞,而在婚后的生活里,蔡鍔也以真心來對待劉俠貞,常常會顧及她的感受,給予其該有的身份體面,兩人的小日子過得也算是和和美美。

沒過多久,蔡鍔就因為工作需要,離開了家鄉,輾轉多地,每天腰間挎著指揮刀,騎馬揚鞭,威風凜凜地練兵,而劉俠貞則是留在家中侍奉雙親,料理家事。

男主外,女主內,典型的傳統家庭,蔡鍔與劉俠貞兩人就這般樣子生活了好幾年,從未有過爭吵,更多的是相敬如賓。

后來,他們倆還生了幾個孩子,但因為種種原因,最后只有一個孩子存活了下來,即蔡鍔長女蔡菊蓮。

家庭美滿,事業有成,蔡鍔的人生本該就這樣愉快地結束,然而,混亂的時局注定讓他必須站出來,并且站起來。

蔡鍔

1911年初,蔡鍔被調往云南,任新軍第十九鎮第三十七協協統,同年農歷九月初九,領導了昆明辛亥起義,取得勝利,于十一月一日,正式成立大中華云南軍都督府。

數日之后,云南各府、州、縣傳檄而定,全省光復,云南的封建統治就此被徹底推翻,而蔡鍔則是被推舉為都督。

在蔡鍔出任云南都督的期間,他革除了多個不合理的政策,同時進行財務整合,根據實際情況裁減軍隊,大力興辦教育,支持實業,讓云南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深受軍民愛戴。

蔡鍔墓碑

彼時,蔡鍔與劉俠貞兩人聚少離多,感情已經不如先前強烈,他們自身都能夠感覺得到,所以只是維持著彼此尊重的狀態,倒也相安無事。

也許,在那個時代,將妻子活成親人,又將親人活成陌生人的夫妻比比皆是,而蔡鍔與劉俠貞不過是其中一對而已。

最起碼,蔡鍔還是給了劉俠貞體面的身份——省都督夫人(地位等同于省長夫人),并且用心地保護她在那個艱難的歲月里能平安無事,這就足夠了吧。

袁世凱

劉俠貞不是個愚蠢的人,她活得明白,所以知道自己該怎麼處理自己與蔡鍔的關系,讓丈夫無后顧之憂。

又是幾度春去秋來,1913年10月,蔡鍔被國民政府調任北京,成為全國經界局督辦,同時也被人監視著,然而不知情的蔡鍔卻以為那人惜才,一直積極地上書獻策。

直到1915年5月25日,袁世凱與日本帝國主義秘密簽訂令人恥辱的《二十一條》,讓蔡鍔立馬就看清了其真面目。

為此,蔡鍔還聯合劉俠貞演繹了一出好戲——‘原配妻子花樓底下大罵小情人’,而他則是裝作一副沉迷娛樂,母嫌妻離的樣子,以便自己后續脫身,同時在暗中布置反對計劃。

終于有一天,袁世凱放松了對蔡鍔的監視,讓他得到喘息的機會,馬不停蹄地逃出了北京,赴約天津,再轉向多地,最后抵達自己的大本營云南,發動了歷史有名的護國戰爭。

蔡鍔(中)

1916年,在蔡鍔的領導下,袁世凱取消原封建計劃,并且于同年去世,而蔡鍔正式出任四川督軍兼省長,一時間,名聲大噪,甚至傳到了當初拒絕嫁他的劉長姑耳中。

劉長姑此時已經婚嫁,對方是個普通之人,既沒有蔡鍔的長相英俊,也不如蔡鍔有勇有謀。

她悔不當初,如果她沒有悔婚,嫁給蔡鍔的人是她,是不是現在當上省長夫人的就是她了?

可惜,世上沒有如果。

誰讓劉長姑年輕時過于高傲,不懂得「莫欺少年窮,終須有日龍穿鳳」的道理。

現在,她只能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做一個普通婦女,落淚亦無果。

蔡鍔

而蔡鍔與劉俠貞兩人的精彩人生卻還在繼續,且無處不綻放著光芒,哪怕短暫,那也賽過世間無數人,畢竟,有的人還活著,但他已經ㄙˇ了;而有的人ㄙˇ了,但他還活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