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被滿清「抹黑」的皇帝朱見深,為明朝續命160年,打仗比朱棣還要狠

delightW11 2022/09/03

明朝從「開局一個碗」的洪武朱元璋,到「結局一根繩」的崇禎朱由檢,國祚276年、歷經16帝,這十六個帝王在清朝為他們撰寫的明史中,各個性格鮮明,形象生動。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取而代之的清朝統治者,除了對明朝開國二帝——朱元璋、朱棣不吝溢美之詞,對于其他皇帝多有嘲諷之意。在他們筆下,既有「蛐蛐兒皇帝」明宣宗朱瞻基,又有「木匠皇帝」明熹宗朱由校。

而這些皇帝中,被滿清「黑的」最厲害的,應該是明憲宗朱見深了。然而,這位皇帝卻為大明王朝續命160年,甚至打仗比朱棣還厲害。今天,咱們就來聊一聊這個有爭議的人物。

「大明戰神」之後,童年兇險萬分

說到朱見深,就不得不說他的父皇朱祁鎮的「光輝歷史」,以及和「叔皇」朱祁鈺之間恩怨糾葛。朱祁鎮,這個被後世之人戲稱為「大明戰神」的奇葩皇帝,在位期間做了一個震驚史冊的「大事」。

早年,朱祁鎮親奸佞、遠賢臣,面對蒙古瓦剌的侵襲,他讓毫無作戰經驗的寵臣、大宦官王震為主帥,並率軍禦敵。

同時,血氣方剛的朱祁鎮,還效仿自己的父輩御駕親征,做著沙場建功的春秋大夢。這場史稱「土木堡之戰」的戰/爭,最後成為「土木堡之恥」,以大明的潰敗和皇帝被生擒而悲慘收局。

對于這場戰/爭了解的人都清楚,此戰不僅讓明朝軍隊的主力損失殆盡,還讓大明江山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

幸運的是,面對困境,于謙和朱祁鎮弟弟朱祁鈺率領北京人民進行了浴血拼殺。他們同仇敵愾,解決了北京之危的同時,也保住了大明江山,而朱祁鈺也登基稱帝——景泰帝。

也就是這個變故,讓太子朱見深的童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作為大明繼承人的朱見深,一人之下、千萬人之上,擁有著尊貴且自由的童年。

可是,土木堡之變後,他便被叔叔朱祁鈺「處理了」。景泰帝先是把朱見深的太子之位廢黜,改為沂王,讓自己的兒子朱見濟取而代之,隨後又命人嚴密監視年幼的朱見深。

就這樣,在眾多別有用心之人的監視下,朱見深不僅失去了自由的童年,還時刻面臨著生命的威脅。 直至後來各種「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他的命運才發生改變。

朱祁鎮復「奪門之變」後,朱見深繼承內憂外患的大明江山

話說,在瓦剌在俘虜了朱祁鎮後,或許是因為戰略因素吧,他們又將已經成為「太上皇」的朱祁鎮送回了大明。回到大明後,朱祁鈺把朱祁鎮幽禁于南宮,對自己的親哥哥嚴加防范。

奈何,在朱祁鈺病入膏肓之際,還是被朱祁鎮「陰了」。後者發動了奪門之變、成功復辟,復辟後的朱祁鎮不但不承認朱祁鈺的帝位,還在奸臣挑唆下殺了于謙。

復辟後,朱見深順理成章地第二次成為了太子,並且在朱祁鎮晚年開始攝政。父親在位期間,因為他自己的昏庸統治,讓明朝由盛轉衰,急轉直下,出現了敗亡的跡象。

面對此情此景,朱見深立志要改變現狀,為大明撥雲見日。1464年,把大明拖入泥潭卻又無能為力的糊塗皇帝朱祁鎮,來到了人生的終結點。

彌留之際,朱祁鎮找來太子朱見深,把大明江山交給朱見深的同時囑咐他好好打理江山,切莫步自己後塵。不久後,明英宗朱祁鎮駕崩後,朱見深順利登上皇位,史稱明憲宗。

即位之初,朱見深大刀闊斧穩朝綱

朱見深剛繼位時,大明在父親朱祁鎮的折騰下已經內憂外患不斷,有著朝不保夕的危險。朝廷裡,群臣之間的矛盾復雜、不斷升級,為解決群臣爭端,朱見深直接除掉了干政的宦官,解決了宦官勢大的同時又樹立了君威。

此外,朱見深還平反了于謙的冤案,恢復了于謙之子在朝中的官職。在承認于謙拯救大明國祚于水火之中,這一豐功偉績的同時,他也承認了自己叔叔景泰帝對于大明的貢獻。

面對這個曾經廢除自己太子之位,甚至下黑手謀害自己的叔叔,朱見深還以德報怨,將景泰帝的帝號恢復,並重修景泰帝陵寢,讓他受大明皇室香火供奉。

總的來說,在那段時間裡,朱見深用自己的胸懷與格局,迅速穩定了朝綱。當初不管是效忠于朱祁鈺,還是效忠于朱祁鎮的朝中文武,都心甘情願為成化帝賣命。

大明帝國在成化帝君臣的一心下,又開始順利運行,不斷發展壯大。擁有高超執政手段的朱見深,在軍事能力上也非常的突出,成化年間,大明西南地區戰火不斷。

先有廣西瑤族叛亂,後來四川地區的山都掌蠻者又發動暴亂,面對西南亂局,朱見深任命趙輔為征夷將軍,領兵征討叛亂。一年之內,叛亂就被鎮壓,西南局勢穩定。

面對荊襄之地的百萬流民和以劉通、石龍為首的匪患,朱見深一面安撫流民,一面剿匪。僅僅過去數月,這場由百萬流民引起的禍事就被朱見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解決,這種雷霆手段,是崇禎之流遠不能及的。

處理完西南、中部的局勢,朱見深對北方的蒙古瓦剌,以及東北的建州女真開始了打擊。他利用對方擅長的騎兵手段,「以夷制夷」打敗他們,將瓦剌趕走的同時,還讓河套地區重回大明的懷抱。

就這樣,瓦剌被朱見深的大明軍隊打得服服帖帖,對大明重新俯首稱臣。對于東北地區的建州女真,朱見深下達「搗其巢穴,絕其種類」的命令,聯合朝鮮軍隊,對女真部族展開了「成化犁庭」。

這場戰/爭讓建州女真差點滅族,此後一百多年裡都在生死邊緣徘徊,直到努爾哈赤時期才喘過氣來。關于明軍的戰果,明軍主將趙輔的《平夷賦》中有如下描述:

「強壯就戮,老稚盡俘,若土崩而火滅,猶瓦解而冰消,空其藏而豬其宅,杜其穴而空其巢,旬日之內,虜境以之蕭條。」簡單而言,就是建州女真被消滅得幾乎「殆盡」,甚至連家畜都不剩。

從這個角度來看,正是成化帝對于滿清先祖建州女真的毀滅性打擊,讓滿清對他咬牙切齒,對于他的歷史評價,也是能「黑」就「黑」,不留一點情面。

同時,也是這位大明的中興之主,他內柔外剛的執政手段,讓大明的國祚又續了160年祚,成為了明朝最有作為的皇帝之一。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