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簡·愛》:最好的愛情是愛他,也愛自己

delightW11 2022/11/20

「難道就因為我貧窮、平凡、弱小,長得不好看,就沒有靈魂,沒有心腸了?

你想錯了!我的心靈跟你一樣豐富,我和你一樣有ㄒ丨ㄝˇ有肉!要是上帝賜予我一點姿色和財富,我會讓你離不開我,就像我離不開你一樣!我們彼此在用靈魂對話。在上帝面前,我們是平等的!」

這段愛情宣言,相信很多人都聽過。這是簡愛的心聲,同時也警醒萬千女性:在愛情里要始終保有尊嚴,就算再愛別人也不能放棄自我。

大家好,今天為您帶來英國作家夏洛蒂·勃朗特的長篇小說《簡·愛》。

簡·愛是個孤兒。

在她一歲左右,父母就不幸地染上傷寒雙雙離世了。

舅舅里德把她帶回了家,給予了她無微不至的呵護,這讓里德太太非常不滿。所以在舅舅里德去世后,簡受到了肆意的欺辱,甚至連家里的使女都看不上她。

可是,一次在為躲避里德表哥扔過來的書,頭撞上門ㄒ丨ㄝˇ流不止的時候,簡還是爆發了。

后來更是在得知舅母里德太太要把她送到洛伍德義塾時,第一次向里德太太發出反抗,她指責里德太太是個偽善的壞女人,在別人面前污蔑自己是會騙人的壞孩子,還任由家里人欺侮自己。

簡知道:逆來順受只會讓僅存的尊嚴丟失得更快,所以她知道維護尊嚴,也許這就是她在之后的愛情里能保全自己的真正原因。

但是,才10歲的簡還是被送到了教規嚴厲的洛伍德義塾。

這里表面上為慈善學校,實則由勃洛克赫斯特這個冷酷的偽君子掌控,他將伙食極差、設備落后當作是對這些孤兒們的磨練。

一次傳染性傷寒,奪走了許多孤兒的生命,簡最好的朋友海倫也因結核去世了。

所以后來即使洛伍德義塾條件得到改善,在這里接受六年教育、任教兩年的簡還是想離開了。她已經厭倦了這里的生活,就登了廣告謀求家庭教師的職業,桑費爾德莊園女管家聘用了她。

桑費爾德莊園的生活很平靜,簡甚至感到枯燥。

女管家費爾法克斯太太性情溫和,學生阿黛拉·瓦朗也是個活潑聽話的孩子,所以在阿黛拉感冒請假后,無事可做的簡就自愿幫費爾法克斯太太去寄信了。

路上,簡發現一條稀疏掛著薔薇果和山楂的寂靜小徑,從這里可以俯視整個桑費爾德莊園,她忍不住在這里逗留。

突然,一陣刺耳的咚咚聲傳來,原來是一匹馬正要過來,可小徑太窄了,簡打算不動讓馬先過去。

馬過來了,那是一匹高頭駿馬,上面馱著個想趕近路的旅客。簡沒太注意,可「轟隆隆」一陣,人和馬都摔倒在地上。

簡趕忙上前幫忙,才看清這是一位面容硬朗、胸膛寬闊的男子。

起先這旅客并不想要幫助,他好像并不相信有人會愿意無緣無故地幫助陌生人,他試探著簡,發現對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便也同意了。

可烈馬并不聽使喚,簡連韁繩都抓不到,讓那旅客看笑了,說:「山是永遠都帶不到穆罕默德跟前來的,所以你只能幫穆罕默德到山跟前去。」

簡愛有些羞澀地扶他上馬,送他遠去。

繼續趕路的簡很高興,能幫助到有需要幫助的人,多麼得不易,她有一種滿足感,那張陌生旅客的臉也像是烙印在自己的心里。

可回到桑費爾德莊園,簡發現那名自己認為是旅客的正是莊園主人,羅切斯特先生。

有了主人的桑費爾德,熱鬧而忙碌,簡喜歡這種生氣。

所以在應邀與羅切斯特共進茶點時,面對他的冷漠,也毫不拘謹。

這個男人,盤問簡愛的家庭、教育經歷、鋼琴繪畫,甚至說「你的面孔有種魔力。昨晚我碰到你的時候,我差點以為是你迷住了我的馬。你父母是誰?」

哦,天哪,簡覺得他真的是無禮極了。

但是之后與羅切斯特的交談,簡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在羅切斯特詢問她自己英俊嗎時,簡下意識回答「不,先生。」她太直率坦誠了。

這種坦率和真誠讓羅切斯特有了傾述的欲望,世人多是礙于他的身份和財產贊美他,恭維他,卻沒有人真正理解他,愿意與他真誠地交流。

羅切斯特激動了,他盯著她的眼睛,娓娓道來,讓簡了解了他在過去與舞女塞莉納的故事。

漂亮的塞莉納蒙騙羅切斯特說她很愛自己,羅切斯特相信了,也很迷戀她,愿意為她租房子、買首飾、配備仆人。

可她卻私下里與別的男人走進了房間,被發現后還咬定阿黛拉是他的孩子,之后更是為了錢跟別的男人私奔,拋棄了阿黛拉。

羅切斯特雖然知道阿黛拉并不像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他可憐這個孩子,就把阿黛拉接回了桑費爾德莊園,還評價說也許有一天簡會因為阿黛拉是舞女的私生子而辭去這份工作。

但簡就是個小時候「淋過雨」的人,她不想讓阿黛拉經受自己小時候的困難,她更想關愛阿黛拉了,甚至她有些理解羅切斯特了,他其實也有一顆柔軟的心,不然也不會收養成為孤兒的阿黛拉了。

他們之后還一起談論文學,講訴生活,相互理解,也相互尊重。

他那副冷漠的面容也變得讓人思念,他的哀傷也讓人感同身受,簡有些著迷。

一天夜里,簡愛被一陣奇怪的笑聲驚醒,聞見一股焦糊味,而煙正是從羅切斯特的屋子里冒出。

那會兒,簡愛簡直忘記了什麼叫做危險,她沖進羅切斯特的房間,大聲呼叫他醒來。

羅切斯特得救了,他有些激動,顫抖著聲音,說簡救了自己的命,要是別人救自己,他會難以忍受,但是簡不同,羅切斯特并不覺得是一種負擔,他愿意與對方有牽絆。

簡愛有點想跑,羅切斯特的眼里滿是自己,她不知道要怎麼辦,就借口說冷回到了房間。

躺在床上的簡愛簡直沒法入睡,一會又是甜蜜,又是不安,想見他又害怕見到他。

可是,羅切斯特一大早就出門了,去參加一場宴會。

據費爾法克斯太太所說,羅切斯特在這種宴會上很受歡迎,他的富有、學識、談吐以及ㄒ丨ㄝˇ統,足以彌補相貌上的不足,讓許多貴族漂亮女孩趨之若鶩,包括年輕美麗的布蘭奇·英格拉姆。

簡愛聽到這些,反思自己真的配喜歡這個富有的紳士嗎?自己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家庭教師。

于是,已經理智起來的簡愛給自己畫了一副自畫像,還憑著想象畫了美麗的英格拉姆小姐,來提醒自己不要癡心妄想。

其實,羅切斯特早對簡愛有了愛意,只是兩個驕傲的人都不明白對方的心意。

一次家宴,貴族夫人們認為應該把阿黛拉送進學校,畢竟那些家庭教師們并不稱職,也許羅切斯特家的家庭教師也有這樣的毛病。

夫人們的談話被羅切斯特聽到,他大聲問是哪些毛病呢?夫人們沒了話說。

躲在一旁的簡愛被他深深吸引,盡管宴會上有那麼風流倜儻、一表人才的先生們,可懂得尊重的羅切斯特好像比他們更有魅力。

但簡得控制住這種感情,她要懂得分寸,不能讓自己卑微的感情讓人知道,讓人嘲笑。

家宴進行中的一天,羅切斯特先生有事離開了,卻有一個吉卜賽老太婆來到莊園非要給大家算命,還選中了簡。

沒錯,吉卜賽老太婆正是羅切斯特假扮的,他只是想試探簡對他的感情,可敏感的簡是不會隨意向陌生人吐露內心的暗戀,所以試探沒有結果,卻得知一個叫梅森的漂亮年輕人也來到了莊園,羅切斯特聽聞了有些緊張。

并且,當天夜里,簡就被一陣可怕的狂叫驚醒。盡管有些害怕,可還是出了門,被羅切斯特帶到了滿身是ㄒ丨ㄝˇ,好像被動物撕咬過的梅森面前。

簡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但她知道自己要幫助羅切斯特,她替羅切斯特照顧了受傷的梅森。不過對梅森口中的那個瘋女人有些好奇?

后半夜,羅切斯特找來了醫生,并將梅森送走了。整個莊園的客人們和仆人都不知道這件事,也許因為信任,羅切斯特愿意把秘密展現在簡面前,但他還是隱瞞了瘋女人的身份。

這件事之后,兩人的關系更近了。

家宴還在進行,羅切斯特為了引起簡的注意,假裝愛慕英格拉姆小姐,向她獻殷勤,帶她騎馬,向她獻歌。并且告訴簡自己或許要娶對方。簡不明緣由,有些哀傷,但還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感情。

在愛情里保有尊嚴,是簡最后的倔強。

羅切斯特還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可簡卻要離開了。

蓋茲海德府來人了,病危的里德太太一直在喊簡的名字。

盡管簡并不承認自己是里德太太的親戚,可是她無法拒絕病危之人的要求。于是她去找了羅切斯特,告訴他自己要出趟遠門。

羅切斯特有些猶豫,他懇請簡愛早點回來,還檢查簡的包袱發現只有幾個硬幣,就想遞給簡五十個英鎊,又想到可以只給她十個英鎊,這樣欠她五個英鎊,她就可以早點回來「討債」了。

然而,在交談中卻得知簡因為自己要娶英格拉姆小姐的事要另找工作,羅切斯特有口說不清,不禁吼道,「把五英鎊還給我,簡,我要派用場。」但是簡絲毫不懼,堅定地拒絕。

最后,羅切斯特只好退而求其次,讓簡到時候回來讓他幫忙找工作。

回到蓋茲海德府后,簡見到了舅母里德太太,她已經有些瘋癲了。

可能是良心發現,里德太太給她看了一封信。原來簡曾有個叔父約翰·愛想要收留她,并想把自己的巨額遺產留給她。

但是里德太太謊稱簡已經死了。

大概一個月左右,簡踏上了返回桑費爾德莊園的路,也許那個渴望見到的人并不像自己一樣想他,但希望見到他的意愿那麼迫切。

還沒到桑費爾德莊園的門口,簡就看見他了。

羅切斯特正坐在臺階上,好像正在拿著

筆在書本上寫著什麼,一看見簡就丟了書和筆,說「你回來啦!請過來。」

盡管知道羅切斯特就要和英格拉姆小姐結婚了,可愛情是不講道理的,看見他就像幸福也撲了過來。

桑費爾德莊園給了簡家的感覺。

一天夜里,簡來到花園散步,遇見了羅切斯特。簡本想離開,可羅切斯特請求她留下來。

羅切斯特知道簡對自己的誤會,但他并不打算就這樣坦白。

羅切斯特知道簡喜歡桑費爾德莊園,于是,便告訴她如果自己跟英格拉姆小姐結婚,簡就得離開了。

簡愛一聽,果然忍不住要流眼淚,她再次詢問羅切斯特自己一定得離開嗎?羅切斯特強忍住心痛,向她道歉。

簡愛再也忍不住了,她痛苦地哭了起來,并聲稱「在上帝面前,我們是平等的」。

羅切斯特終于確認了簡對自己的心意,他心滿意足,激動地抱住了簡,向她解釋自己從沒有想要娶英格拉姆小姐,還真誠地求了婚。

此刻兩個相愛的人緊緊依偎,彼此的心也是。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在簡的臉上,簡迫不及待的準備下樓了。

今天是簡和羅切斯特先生新婚的日子。簡激動的一整晚都沒睡著,昨晚就讓女仆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了。

現在,簡就要下樓去和她愛的那個男人舉行此生最大的儀式了。

在去往教堂的路上,花兒都比以前更香了,鳥兒也在嘰嘰喳喳地叫,好像也在祝福著這兩位新人--新婚快樂。

羅切斯特先生緊緊拉著簡的手,目光炯炯,表情嚴肅。簡沒太在意周圍環境,只是納悶他為什麼看起來那麼嚴厲。當羅切斯特先生看到簡那慘白的臉,就趕緊停下來,讓簡靠在他的身旁歇會。突然刮了一陣風,朝霞的映照下,老教堂寧靜的聳立著,不遠處的綠色墳墓邊,有兩個陌生的人影在徘徊這。

稍作休息,他們慢步走進教堂。正當簡沉浸在幸福當中,要與羅切斯特在教堂喜結連理的時候,那兩個陌生的人打斷了婚禮,說羅切斯特還有一個瘋癲的妻子。

沒錯,那個咬傷梅森的瘋女人竟然是羅切斯特的妻子,于是,婚禮就這樣被迫結束了。

簡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羅切斯特已經有妻子,為什麼要欺騙自己?她知道自己現在必須離開了,她不能忍受自己做別人的情人,這是簡在這份愛情中的最后體面。

悲痛欲絕的簡離開了桑菲爾德莊園。

她不知道到哪里去,僅有的積蓄花光了,她就成了一個乞丐,風餐露宿,食不果腹,沿途乞討,終于暈倒在了一個牧師家門口。

牧師圣約翰收留了簡愛,并幫她找到了一個鄉村教師的工作。

慢慢熟悉這里的簡愛也漸漸有了生氣,雖然沒有一刻能忘卻羅切斯特,可培育這些可愛的孩子們也讓她感到充實。

簡愛得到了叔父約翰·愛的一大筆遺產,更是知道圣約翰是她的表兄。簡·愛將財產平分給了約翰家的表兄妹,自己只留了一份。

她雖歷經磨難,可她并不愛錢,她愛的始終是平等的靈魂。

圣約翰希望簡能嫁給自己。

老實說,這個男人堅定善良、吃苦耐勞,還一度給予簡幫助,可是,愛情從來不是待價而沽的東西。

簡愛仿佛聽到羅切斯特在呼喊她的名字,她要回去,回去看看羅徹斯特。

桑菲爾德莊園徹底變了,成一堆焦黑的廢墟。

原來,羅切斯特那個瘋癲的妻子放火燒了整座莊園,而為了救所謂的妻子,羅切斯特現在變得「又瞎,又殘」了。

可再次見到羅切斯特,簡的心依舊跳得熱烈,他們終于平等了。

簡始終是那個單純、執著、懂得自尊和獨立的女孩。

她勇于追求愛情,也敢于說「不」,她能不顧生命危險去救火房里的愛人,也會因不能忍受他另有一段婚姻的存在而離開。

在愛情里保持獨立的姿態,讓簡收獲了最好的自己,也收獲了最好的愛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