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容若是怎樣的一個人?5分鐘帶你了解納蘭容若的一生

哒哒哒 2023/09/21 檢舉 我要評論

「男不讀納蘭容若女不讀倉央嘉措」,這種說法曾廣為流傳,許多人認為男生讀了納蘭詞會變得多愁善感,也有人把男生不陽剛的原因歸咎于讀多了納蘭詞,更有甚者給納蘭打上了「滿腦子只知道情情【愛☆愛】」的標簽。

在我看來,這完全是誤解,只因對他知之甚少。

納蘭容若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呢?5分鐘,讓我們一起深入了解,納蘭容若的一生。

納蘭性德,葉赫那拉氏,字容若,號楞伽山人,原名納蘭成德,一度因避諱太子保成而改名為納蘭性德。滿洲正黃旗人,清朝初年詞人,與陳維崧( wéi sōng)、朱彝(yí)尊鼎足而立,并稱「清詞三大家」。

一、文武雙全,皇城中最閃耀的少年

納蘭容若出生于1655年1月19日,父親是權傾朝野的武英殿大學士,母親是愛新覺羅氏英親王的女兒,重臣皇親之后,出身顯貴無比。

雖出身名門貴族,納蘭容若卻并沒有自視甚高、愛好享樂,而是自幼勤奮好學、飽讀詩書, 17歲就入了國子監,18歲中舉人,19歲成貢士,22歲時補中進士(在殿試中取得二甲第七名的成績)。有人可能會說,這是他「拼爹」取得的成績。但是納蘭明珠不止有納蘭容若這一個孩子,皇親重臣的子女也有那麼多,能與納蘭容若相比的少之又少。而且 納蘭容若在中了進士之后,仍然 發奮苦讀,拜徐乾學為師;在名師指導下,于兩年中主持編纂了一部儒學匯編——《通志堂經解 》,深受皇帝賞識。在文化值方面,優秀得沒話說。

在武力值方面,納蘭容若也毫不遜色。他曾拜名師學武,精通騎射。入朝后一開始是康熙身邊的三等侍衛,后被康熙欽點為一等御前侍衛,隨皇帝南巡北狩,游歷四方,也曾多次奉命出使邊塞考察情況。(其實納蘭容若也寫過邊塞詩詞,只是他比較出名的都是愛情詩詞)

說他文武雙全,一點也不為過。

二十歲的納蘭容若,可以說是皇城中最閃耀的少年。

二、深情專一,堅信一生一世一雙人

很多人知道納蘭性德,都源于一個「情」字。

相傳,納蘭容若有一個青梅竹馬的表妹,兩人情投意合,可惜命運弄人,表妹被送進宮當了妃子,這段青澀懵懂的初戀也隨之畫上了句號。清代無名氏《賃廡(lìn wǔ)筆記》曾記載:「納蘭眷一女,絕色也,有婚姻之約。旋此女入宮,頓成陌路。」

但這段初戀,多是傳聞,真假無法考證。

真實且有據可查的,是他與盧氏的婚姻。

1674年,20歲的納蘭容若與18歲的盧氏成婚了。身為兩廣總督之女的盧氏,端莊賢惠且富有才情,又深深愛慕著納蘭容若。雖是沒有感情基礎的包辦婚姻,但盧氏溫柔善良、默默守候,最終還是打動了容若,還成為了他的知己。婚后二人琴瑟和鳴、恩愛有加。兩人一起作詞、撫琴、踏青游玩,還一起用花燈捉螢火蟲……幸福的婚姻生活,也激發了納蘭的詩詞創作靈感,留下了許多經典之作。

原以為可以攜手白頭,可惜天妒佳偶,婚后第三年盧氏在生產時難產而亡。

盧氏的死讓納蘭容若大受打擊,之后的日子, 他過得恍恍惚惚,一度沉浸在悲痛中,不斷地借酒入夢,在夢中再續前緣,可清醒后卻更加絕望,只能不斷寫詩詞來寄托自己的肝腸寸斷。其中,在所有的悼亡詩中,最令人心疼的莫過于那句「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往后的歲月里,雖然為了延續香火他再娶了,但是世人都明白,他心底藏得最深的那個人還是盧氏。

三、真誠重義,交友不論貴賤

徐乾學曾說納蘭性德交友「皆一時俊異,于世所稱落落難合者」,意思是他交朋友不論出身,但都是當時的才俊,如顧貞觀 嚴繩孫 朱彝尊 陳維崧 等,其中最為人稱道的還是他和顧貞觀之間的友誼。

22歲那年,納蘭容若遇到了顧貞觀。他倆在一起,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發現彼此的想法竟是如此的契合,越談越起勁,兩人之間的情誼也越來越深。

這兩人其實年紀相差很大,身份地位更是天壤之別,有眼紅的人故意說顧貞觀是有意攀附權貴的小人,但容若并不懷疑好友的真心,還曾寫過一首《金縷曲·贈梁汾》,告訴世人:他倆不會因謠言而生分,甚至不管未來有多少磨難考驗,這段友情都會堅固長存。而顧貞觀聽后也回了一首詩詞給納蘭,其中有一句:「 但結記,來生休悔。」意思是:有你這個莫逆之交,是我的榮幸,過完今生,來世也要記得,我們還要當好知己。

對于顧貞觀來說,納蘭容若真誠相待,愿意花足足5年的時間,費盡周折救回他的好友吳兆騫;而對于納蘭容若來說,世上唯有顧貞觀最懂他,他爹都不懂,但是顧貞觀他懂。

所以說,有一種友情叫做納蘭容若與顧貞觀。

可惜友情的力量,也抵不過愛情對他的打擊。

情深不壽,慧極必傷,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31歲的納蘭容若一病不起,離開了人世。

縱觀其一生,「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大概是對他最好的形容。

因為那些你所能想出的美好模樣,他都有。才華,他有,他自幼好學不倦,年紀輕輕便中舉封官,寫下眾多流傳千古的名詩絕詞;權勢,他有,重臣皇親之后,皇上跟前的大紅人;容貌,他也有,同僚曹寅(曹雪芹的祖父)曾在詩中寫過:「憶昔宿衛明光宮,楞伽山人貌嬌好。」(楞伽山人就是納蘭容若)

更難得的是,他在滔天富貴,才貌雙全之下,還有著「一生一世一雙人」得深情不負。

時間如白駒過隙,距他匆匆離開塵世已數百年。

有時真希望輪回一說不是虛言,讓他轉世再踐前生之約,再續未滿之緣。

可惜祝愿再美好,我們心里都明白:

那年之后,世上再無納蘭容若。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