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被屠/戮時印第安人為啥不反抗?白人:不反抗?你不知道他們有多狠

delightW11 2022/08/16

似乎在許多人眼里,大航海時代的新大陸就是流淌著奶和蜜的天堂,歐洲人到那兒就能發財,當地印第安人面對白人的武器,是各種一觸即潰,白人非常輕松的就建立了大片的【殖】民地。

但其實這種觀點有些想當然了,在大航海時代建立【殖】民地和探索新大陸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當年許多懷有發財夢的白人【殖】民者們,來到新大陸后才發覺自己被騙了,運氣好點的還只是錢沒了,運氣差點的,連命都得交代在新大陸,尤其是大航海時代早期,這種情況非常常見。

歐洲人的【殖】民地都是不知道先后崩潰了多少次,花了多少錢,賠進去多少條人命以后,才最終成功維持了下來。而還有許多【殖】民地,在首次建立崩潰以后,就自此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之中,再也沒有出現,一如哥倫布在美洲首次建立的【殖】民地——納維達德堡,以及其它多個【殖】民地。

【殖】民地的崩潰

1509年11月,大航海時代早期征服者——阿隆索·德·奧赫達率領自己的三百多名船員抵達了中美洲海岸,準備在卡塔赫納港開辟【殖】民地,結果當地的印第安人很是彪悍,這里的印第安人和加勒比海地區的泰諾族印第安人完全是兩個形態,這里的女性都和男性一樣勇猛,擅長射箭和投擲長矛,還善于制作毒性非常猛烈的毒箭。

奧赫達帶了70個探險者在港口附近偵查,并襲擊印第安人村落,結果招致印第安人的報復,奧赫達的同伴一個接一個的倒在了印第安人的毒箭之下,奧赫達本人僅以身免,證明了歐洲人即使擁有鋒利的鋼鐵武器,堅固的板甲,威力驚人的火器,當他們面對人數眾多,又同仇敵愾,彪悍舍命,懂得偷襲作戰的印第安人時,也不能做到輕松擊敗,反而還有全軍覆沒的可能。

之后等到奧赫達好不容易逃回了船上,招來幫手報復了回去之后,他也不敢再在當地建立【殖】民地了,一路跑到了烏拉瓦灣東面的一處高地建立自己的【殖】民地,結果就又陷入了另一幫印第安人的包圍騷擾當中。

當地印第安人埋伏在【殖】民地外圍,設下層層圈套,一等西班牙人外出探索,就群起而攻之,用毒箭對付這些白皮膚的侵略者,最終探險隊損失了很多人,剩下的人見到同伴中箭后的慘樣,也嚇得魂飛魄散,全然失去理智,亂做一團地逃回了他們的【殖】民地,不敢再外出了,任憑奧赫達如何勸解和告慰都沒用。而隨著他們所攜帶的糧食耗盡,【殖】民地開始出現有人餓垮的情況了,甚至連哨兵都餓倒在站崗亭里。

當實在沒東西果腹時,這些探險者就只能將草葉、樹根等硬吞下去吃,各種疾病也接踵而至,使得【殖】民地每天都有人離去,非戰斗減員非常嚴重,最后他們不得不放棄這個【殖】民地,想辦法逃回了加勒比海上,結果在海上餓了一段時間后,整個探險隊又減員一半還多。

而就在奧赫達等人逃離后,奧赫達的同伴恩西索從伊斯帕尼奧拉島上的大【殖】民地趕來此地尋找奧赫達,結果人還沒找到,船就在港口中觸礁沉了一艘,船上的絕大部分物資都祭奠了海神,探險者們只搶救回了一小部分面粉、奶酪、餅干和少得可憐的武器,之后恩西索等人就遭遇了同奧赫達一樣的境地,被餓個半廢。

他們一度要靠吃棕櫚果和打獵過活,派出去的征糧隊也被印第安人騷擾得不能前進,最后由于附近資源消耗殆盡,他們到底還是淪落到了餓死的邊緣,還好最終也逃離了此處,背水一戰,洗劫了遠方一個建立在海岸附近的印第安人城鎮才得以站下腳跟,但在當時旅行者的筆下,這幫子探險者的境地也夠嗆:

「達連(【殖】民地名稱)的這些老戰士,他們堅強不屈,歷經悲傷,且極具忍耐力,便嘗勞累、炎熱、饑餓和徹夜放哨等種種艱辛,所以他們能夠興高采烈地告訴別人,他們熬過了史無前例的‘大齋戒節’,比教皇過的大齋節還要漫長還要艱苦卓絕。整整四年里,他們吃的都只有野草野果,雖然有時有魚,但幾乎從來沒有吃上過肉。」

說起來,這幫探險者也是真的倒霉,當他們在當地站穩腳跟之后,就一直探索當地,不時搶劫和勒索印第安人提供食物,然后他們中的一些人在巴爾沃亞的帶領之下,首次「發現」了太平洋,結果在回程路上,他們因為隨身攜帶的黃金珍珠等財寶太多,攜帶的糧食太少,在跨越巴拿馬地峽的數月里,探險隊好幾次都差點因為斷糧、缺水而全軍覆沒,許多探險者更是被疾病折磨的不成人樣,連巴爾沃亞本人都曾在探險過程中患病發高燒,差點沒挺過來。

之后西班牙國王在得知巴爾沃亞帶人發現了新海洋后,就組織了一大批【殖】民者過來經營此地,人數足足有兩千多,結果這幫新探險者一到【殖】民地就擊垮了當地脆弱的物資供應平衡,探險艦隊隨船攜帶的食物,在航海過程中,大范圍的腐敗發臭,無法食用,至此【殖】民地再次陷入缺糧的境地,而想去印第安人身上征糧吧,當地印第安人要麼窮的蕩氣回腸,要麼跑的遠遠的,還有一些則干脆拿起武器和探險隊打起了游擊戰,這一套下來,探險隊根本搞不到多少糧食。不得已之下,探險者們開始緊縮口糧艱難度日。

而除了饑荒外,疾病也接踵而來,當地的熱帶氣候,讓新來的探險者們水土不服,開始集體生病,這更加劇了【殖】民地的凄慘程度,【殖】民者們只能在可持續性的饑餓和疾病中度過,還能活動的人,則成群結隊的化身野人,到野外挖掘野草和樹根充饑,沒活動能力的人,就只能枯坐著等待結局的到來,他們中的一位騎士領袖都被活活餓倒在了大街上。在短短不過一個月的時間里,兩千多名新來的探險者,就沒了七百多人,慘得一塌糊涂。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