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高平陵之變,司馬懿早已是淡出政壇的「圈外人」,為何能扳倒曹爽

佩珊 2022/08/23

發生于正始十年(249年)的高平陵之變無疑是三國歷史上的一件大事,它不僅拉開了魏晉嬗代的大幕,也標志著三分歸晉進入倒計時。

然而,在以往的歷史敘事中,很少有人會注意到這樣一個問題:作為事變的兩位主角,當時的司馬懿已經是一位淡出政壇十年的「圈外人士」,而曹爽卻是權傾朝野無人能及。

在這種力量對比十分懸殊的情況下,司馬懿為何能夠一舉扳倒曹爽?這其中又折射出怎樣的歷史玄機呢?

上圖_ 司馬懿(179年—251年9月7日)

曹魏元老,司馬懿的「親友團」

司馬懿自景初二年(238年)末被曹爽以晉封太傅為名罷去實權,到高平陵之變發生的正始十年,離開曹魏政治中樞十年有余,自正始八年(247年)五月更是稱病不出。我們知道,一個人不管多麼位高權重,一朝下野,立馬就「人走茶涼」,何況十年。因此,司馬懿選擇在「力單勢孤」時向權傾朝野的曹爽攤牌,無疑要冒極大風險。那麼,司馬懿是哪里來的勇氣,敢向曹爽發難呢?

我們來看史書上對政變中司馬懿規劃的描述:

于是假司徒高柔節,行大將軍事,領爽營,謂柔曰:「君為周勃矣。」命太仆王觀行中領軍,攝羲營。帝(指司馬懿)親帥太尉蔣濟等勒兵出迎天子。(《晉書•宣帝紀》)

通過此段的描述,不難看出,司馬懿政變之所以成功,高柔、王觀、蔣濟三人出力甚多。而這三人無一例外,與司馬懿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那就是曹魏的元老重臣,而且都是自曹操時代起便效命于魏的四朝老臣。從這些功臣元宿都支持司馬懿,并親自參與政變、協助司馬懿的情況來看,元老集團毫無疑問是司馬懿最為重要的「親友團」。

上圖_ 何晏(?—249年),字平叔

那麼,這些曹魏元老為何都倒向了司馬懿而不支持曹爽?

答案就是曹爽得罪了他們。

曹爽排擠掉司馬懿獨攬大權后,便開始以親信何晏、鄧飏、丁謐等人主持選舉,「附會者升進,違忤者罷退」(《資治通鑒》卷七四),引起了朝野的普遍不滿。本來,魏明帝安排曹爽、司馬懿同時受命輔佐齊王曹芳,就有利用宗室、元老兩大集團相互牽制的意味。而現在這種平衡的打破,加之大量依附曹爽集團的政治投機者進入中樞,必然引發元老集團的強烈反彈。

而司馬懿作為明帝的托孤大臣,是元老集團的領軍人物,只有他出來干預曹爽的胡作非為,才即具有政治上的合法性,又具有足夠的號召力。也正因得到了曹魏元老功臣們或明或暗的鼎力支持,司馬懿才能夠、至少是在輿論上擁有了叫板曹爽的基礎。

上圖_ 司馬師(208年—255年3月23日),字子元

禁軍力量,沒它真的不行

誠然,元老集團的支持對司馬懿來說是必不可少的。但這些曹魏老臣在當時和司馬懿一樣,都是「位高權輕」,雖有相當的政治影響,卻不可能為政變的成功提供相應的軍事支持。

那麼,司馬懿在政變時依靠的軍事力量來自何方?答案便是其子司馬師。如今幾乎所有人都關注到司馬師「陰養死士三千」(《晉書•景帝紀》),殊不知真正能夠對司馬氏政變產生重要幫助的并不是這三千私募的家族部曲,而是司馬師在當時的官職——中護軍。正是這個職位,讓司馬氏得以掌握對政變來說至關重要的武裝——禁軍。

按魏晉制度,中領軍、中護軍不僅掌典禁軍,還直接負責武將選舉,是十分要害的職位,亦是當時公認的「肥缺」。三國時代,很多鼎鼎大名的人物,例如曹魏的韓浩、曹真,蜀漢的趙云、李嚴,東吳的周瑜、呂蒙,等等,都曾擔任此職。正是因為有了中護軍這個職務,司馬氏不但能夠掌握部分禁軍武裝、方便出入宮禁,更為重要的是,司馬師正是利用中護軍「掌武將選舉」的特權,才可順利地「陰養死士三千」,培植效命于自己的政變力量。

上圖_ 周瑜(175年-210年),字公瑾

那麼,曹爽在架空司馬懿后,又怎麼會允許司馬師獲得這樣重要的一個官職,從而給自己招來滅門之禍呢?

的確,曹魏自曹操始,中領軍、中護軍便一直由嫡系將領(多為曹氏或夏侯氏將領)充任。司馬師之前,中護軍便由夏侯玄擔任。正始四年(243年),夏侯玄任征西將軍出鎮關中,中護軍由司馬師繼任。

我們知道,關中地處曹魏與蜀漢交鋒的前沿,歷來是曹魏國防的重點所在,司馬懿正是因為久鎮關中防御蜀漢,才逐漸在魏軍中樹立了崇高聲望、培養了一眾親信。而夏侯玄作為曹爽的心腹出鎮關中,可以看作是曹爽為削弱司馬懿影響力而下的一步棋。

但身為「空降干部」,夏侯玄要在關中這個司馬氏舊有的勢力范圍內立足,肯定是不容易的。在這種情況下,曹爽會不會以由司馬師出任中護軍為餌,來與司馬懿做一筆交易,以保證夏侯玄順利接管關中呢?

上圖_ 諸葛恪(203年—253年)

同樣是在正始四年(243年),東吳以諸葛恪為帥北征。曹魏方面即在曹爽的建議下,以司馬懿率兵對抗東吳。由此不難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即便是曹爽有意打壓司馬懿,他也不得不依靠司馬懿豐富的軍事經驗來幫助自己穩定局面。而對于變更關中這樣一個素來被認為是司馬氏「禁臠」地區的統帥,曹爽也需要得到司馬懿某種程度的支持。如此,以司馬師接替夏侯玄任中護軍,而將關中大權交給夏侯玄,這樣的交易就有了水到渠成的可能。

或許曹爽認為自己權力已固,犧牲部分禁軍權力來換取司馬懿吐出關中并無不妥。但沒想到,正是這個交易,最后要了曹爽的命。而同樣需要注意的是,支持司馬懿發動政變的太尉蔣濟,曾任中領軍、中護軍多年,在禁軍中極具人氣。

司馬師介入禁軍系統,使司馬懿發動政變得到了可靠的武裝;而禁軍中的非司馬氏一派攝于蔣濟的威望,采取了觀望的態度,由此大大減少了政變時可能遇到的阻力。

上圖_ 蔣濟(?—249年5月18日),字子通,楚國平阿(今安徽省懷遠縣常墳鎮孔崗)人

政變部署,姜還是老的辣

在政變中,司馬懿一反「擒賊擒王」的傳統,沒有先對曹爽府邸及其親兵營寨下手,而是先派兵占據武庫,再命司馬師、司馬孚屯兵司馬門控制宮城,司馬昭監視宮內動靜,而后才以高柔領曹爽營、王觀領曹羲營,最后才與蔣濟屯兵洛水浮橋,迎擊曹爽可能的反撲。司馬懿這種部署,可謂直擊要害,而先占武庫的舉動,更是充分體現了其作為名將的謀略風采,堪稱是政變行動中的點睛之筆。

武庫作為儲藏兵器甲仗的軍事重地,歷來具有極其重要的戰略價值。漢武帝時,戾太子起兵誅江充,即矯詔發兵占據武庫。漢哀帝崇信董賢,遣黃門傳旨發武庫兵送董賢。

上圖_ 劉徹(公元前156年 -前87年),即漢武帝

從上述二例可知,歷來武庫需奉旨調度,原因便在于京師之中除正在擔任值宿、巡邏、緝捕等任務的禁軍外,其余禁軍官兵的武器甲仗均集中存放于武庫,無事不得擅取(可見的例子便是《梁書》中記載的侯景之亂時,京師內軍民爭相入武庫取甲械,有司不能禁,可知非有任務或詔令調度,禁軍不得私配武器)因此,誰掌控了武庫,誰就可以憑借其中的裝備迫使禁軍效命于己。

司馬懿先占武庫,是對曹爽的「釜底抽薪」。即使城內支持曹爽的勢力兵多將廣,但也失去了武器來源,和手無寸鐵并無區別。而司馬懿盡管兵少將寡,但因手握武庫,這便在很大程度上擊垮了曹爽一派的抵抗意志。所以,雖然對手在京師中布置有曹爽、曹羲兩營親兵,但司馬懿在占據武庫后,顯然沒把他們放在眼里,僅分別派高柔、王觀兩名文官便予以控制。

上圖_ 曹爽(?-249年)

而更為關鍵的是,私藏兵器、甲胄歷來是被視為謀逆的大罪。司馬懿盡管地位崇高,也不可能私貯武備。所以,也只有先占武庫,司馬師麾下的禁軍及三千死士才能夠真正成為可靠的精兵。政變武裝在得到了武庫內庫存武器的加持后,才得以開展控制宮城、屯兵浮橋等后續動作,進而完全控制京師。

在整體實力遠遜于曹爽的情況下,司馬懿將有限的力量先集中用于攻占武庫的行動,鋌而走險、奮力一擊,最終大獲成功,從而改變的歷史的走向,這無疑凸顯了這位沙場宿將眼光的獨到和出手的老辣。

參考資料:

[1]《三國志•魏書•文帝紀》《三國志•魏書•明元郭皇后傳》《晉書•宣帝紀》《晉書•景帝紀》《資治通鑒》(卷七四)

[2]王曉毅 《司馬懿與曹魏政治》

[3]仇鹿鳴 《魏晉之際的政治權力與家族網絡》

[4]張金龍 《魏晉南北朝禁衛武官制度研究》(上冊)

[5]莊春波 《秦漢武庫制度》

[6]伊藤敏雄 《正始の政變をめぐって—曹爽政權の人的構成を中心に—》

文字由歷史大學堂團隊創作,配圖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