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周武王90歲伐紂93歲去世?戰國竹簡揭開謎團,顛覆了傳統認知

delightW11 2022/08/11

中華文化上下五千年,但由于歷史資料的欠缺許多朝代都留下了未解之謎,尤其是那些被很多人視為神話故事的三皇五帝時期。

就算我國第一個封建王朝已經建立,但也並未留下太多可以考證的資料,那些倖存的資料又將人們帶入了新的謎團。

根據《禮記·文王世子第八》記載周武王曾在90歲時率兵攻打朝歌,還拉弓射箭。可能提起周武王姬發很多人腦海裡浮現的都是《封神演義》裡的那個年輕公子哥,怎麼也想不通為何他會被認為是90歲還能親自上陣帶兵打仗。

暫且不論古代的醫療條件,就算是現在,一個90歲的老人也很難拿起那樣笨重的弓箭,更何況還要顛沛流離行軍打仗,這根本不符合常理。那麼,事實究竟是怎樣的呢。周武王果真能夠在那樣的高齡彎弓射紂王嗎?

難以置信的歷史描寫

按照《禮記·文王世子第八》中的記載:「文王九十七而終,武王九十三而終。」也就是說周武王90歲時還在帶兵打仗,只做了三年的皇帝就駕崩了。可是,這根本不符合人們對于古代的正常認知。

古人由于各種各樣的疾病和落後的醫療條件壽命普遍較短,所以才有「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的說法,周文武二王真的都能活到90多歲嗎?

而且,古代的弓箭一般比較笨重,一個壯年要拉開也是要經過一定的訓練才能得心應手,更何況是一個將近百歲的老人。

再說人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各方面其實都會呈一個下降趨勢,很多時候真的就是有心無力。現在人的平均壽命增加,但90多歲的老人很少能像4,50歲的小夥子那樣正常地幹活。所以,才會有老人覺得自己是兒女的累贅。

那麼,似乎這個說法有太多的漏洞,就算沒有太多的證據也可以直接否認。可根據《大戴禮記》的記載:「文王十三生伯邑考,十五而生武王」,周文王去世時周武王正好82歲,再加上和商朝後續的戰爭,也正好是90歲帶兵推翻了商朝。

這一切似乎都對準了一種答案∶這就是事實。可這樣的說法顯然不能讓人們信服,就有人發現了其中的貓膩,幫助人們揭開了迷霧,給出了一個比較合理的答案。

從《竹書紀年》中獲得新思路

人們發現,這些描寫大都出自司馬遷的《史記》可司馬遷所在的朝代距離周朝已經過去了一千多年,可信度其實並不高。

而古代人們很少有記錄真實歷史事件的閒情逸致,就算皇宮裡有專門記載的人員,普通老百姓獲得資訊基本上都是通過口耳相傳。在這個過程中自然有很多東西都變了樣。

在普通老百姓眼裡,上古時期的三皇五帝是存活了上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庇護者,而作為討伐暴君的他們似乎活上百年也不成問題。

所以,這些事就會在流傳過程中變了樣。他們會讓事情朝著自己所希望的方向發展,給出符合他們想法的答案。所以,那些對他們起到引領作用的明君在他們口中也就成了仙人。

那麼司馬遷在撰寫《史記》之時雖然他走訪了很多地方,但能收集到的資訊也是從當地人的口中,很容易接受到錯誤的資訊,而他也沒有其他的資料可以進行參考,只能將這些他聽到的東西如實的記錄下來,留給後人思考。

可是這只是一種猜測,根本沒有什麼歷史事件的支撐。畢竟秦始皇時期曾焚書坑儒,秦朝以前很多的歷史典籍都在大火中化為了灰燼,那些年經歷了什麼人們只能從殘留下來的一些孤本上尋找答案。

突然,人們翻到了那本在兩晉時期出土的《竹書紀年》,它是戰國時期魏國的一本記載上古時期到魏國所在的戰國時期所發生的事情。

根據《竹書紀年》的記載∶「武王(享)年五十四。」根據這個說法,武王51歲時推翻紂王建立周朝似乎很可信。那麼,這個說法真的是標準答案嗎?歷史的迷霧就這樣揭開了嗎?

又產生佐證材料

建國以後,我國對很多流落在外的文物進行收購,也出土了很多十分有價值的文物,將我國可以具體考證的年代不斷前移,逐步還原了中華文明的發展史。而在1976年在陝西出土的一件青銅器,又給這件事提供了歷史依據。

而根據歷史記載,青銅器作為禮器是在商周時期,上面明確地寫著「武王伐商,唯甲子期,歲鼎。克昏夙有商,辛未,王在管師,賜有史利金。」

根據古人的紀年方式武王伐紂大概是西元前1046年的1月20日早晨,而文王的父親季曆在1102年被文丁所殺以及1100年帝乙與周文王和親。

再根據《竹書紀年》的記載,周文王大概就是在51歲率領軍隊推翻商朝。為什麼說是大概呢?

因為根據現有的材料,文王的歷史事件太少,根本沒有辦法準確推算,就連文王的出生年月都是經過一定的推算才得出的,而這一推算一旦失誤在這個基礎上所進行的一切又都會被推翻。

雖然這個答案只是人們根據歷史和文物進行合理猜測得出來的,但毋庸置疑90歲依然拉弓射紂王的描寫肯定是不準確的。現在比較可信的就是《竹書紀年》和出土的青銅器,或許以後還會出土更多的文物來讓人們了解那個神秘的年代。

不論怎樣,《竹書紀年》雖然沒有讓人們明確知道周文王究竟活了多少歲,究竟有些怎樣的故事,但他確實打破了司馬遷在《史記》中對周文王描寫的壟斷,帶給了人們新的思路,帶領人們走進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雖然有時候我們並不知道一件事情本來的面目,但對那件事我們也有著自己的認知,對那些看似不可思議的事情時刻保持懷疑態度說不定就能發現他背後的故事。當然,對于各種資訊也應該擦亮眼睛,不淪為他人網暴的工具。

很多時候事情並不想我們想象的那麼簡單,或許有一天人們就會推翻現有的說法給出不一樣的發展。畢竟,歷史尚在發掘,萬物皆有可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