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白居易:行路難,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間

li李 2022/10/22

白居易在《太行路》中寫道:

「行路難,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間。」

生活無常,我們永遠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

面對種種人生境遇,得意不忘形,失意不失態,方能行穩致遠。

順境不飄

看過一個很精辟的概念,叫做「順境管理」。

說的是,人在特別順的時候,一定要壓住自己的勢頭。

當一個人順風順水時,很容易得意忘形,一旦變得不踏實,極有可能誤入歧途。

一路順風,自然是福,但是在順境里太久,就會忽略潛在的隱患。

意大利將軍儒貝爾說過一句話:「人最得意的時候,常有最大的不幸。」

生活中最難的,是在高光時刻還能做到不狂不傲。

順境不飄,滿而不盈,才稱得上是人間清醒。

武則天時期,婁師德被任命為宰相,他弟弟也被重用,婁師德擔心自己的家族太過榮耀而招來別人的嫉妒。

于是對剛被提拔的弟弟說:「如果有人把口水吐到你的臉上,你會怎麼辦?」

弟弟回答:「大哥放心,就算有人把口水吐到我臉上,我自己擦了,也不和他人計較。」

然而,婁師德聽到這話卻說:「這恰恰是我最擔心的啊!」

弟弟一臉疑惑地問道:「難道這樣忍受羞辱還不行嗎?」

師德語重心長地說道:「人家吐你,是對你發怒,你當著人家的面擦去口水,就是表明你不服氣,會讓唾你的人更加憤怒!」

弟弟一臉無奈:「那要如何做?」

婁師德說:「你應該對唾你的人微笑,表示接受,直到口水自己干掉。」

這就是成語「唾面自干」的來歷。

婁師德雖然身居高位,但為人處世沒有一點鋒芒。

越是一帆風順的時候,越要低調做人、高調做事。

最大的敵人,不是難為你的人,而是不冷靜的自己。

反觀現實,很多人剛剛取得一點成績,就沾沾自喜,自以為是,最終落得個「德不配位,必有余殃」的下場。

逆境不慫

曾經讀到一句話:「逆境,才是我們真實的人生。」

有的人,遇到挫折便心煩意亂,甚至一蹶不振,感嘆命運不濟。

而有的人,卻能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東坡食湯餅》里面記載了一件趣事:

蘇軾、蘇轍被貶南方,在蒼州和梧州之間相遇。

兄弟相見分外高興,倆人在路邊坐下來,一起吃面條。

蘇轍拿著筷子唉聲嘆氣,而蘇軾卻兩三口吃完,笑著說:

「面條這麼難吃,你難道還要慢慢咀嚼嗎?」

人在逆境,就像這碗難吃的面,越品越不是滋味,不如張大嘴巴把苦澀吞進肚子。

有時,打敗我們的不是坎坷,而是低能量的心態。

海明威在《永別了武器》中說過:

「生活總是讓我們遍體鱗傷,但到后來,那些受傷的地方,一定會變成我們最強壯的地方。」

面對突如其來的重擊,唯有內心強大,方能越挫越勇,峰回路轉。

蘇東坡寫過一首《定風波》: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首詞,是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黃州的第三個春天所寫。

當時,他在沙湖道上遇到了雨,同行的人都覺得非常狼狽,而蘇東坡不這麼想。

冷雨雖然在下,我們卻可以長嘯前行;

身下雖無駿馬,我們卻還有竹杖和草鞋;

如果有了蓑衣,就算一直下雨又如何呢?

最終你會發現,人生既沒有風雨,也沒有晴天。

你看,逆境中的蘇軾,何等灑脫!

絕境不慌

最近網上流行一句話:「不要慌,不要慌,太陽下山了有月光。」

誰也無法保證,自己一輩子都風平浪靜。

而真正的高人,即使被逼到懸崖邊,也不會慌慌張張,自己先認輸。

看過這樣一個視訊:

一頭角馬的后腿被鱷魚死死咬住,它拼命掙脫,而它的同伴遠遠看著,沒有一個敢上前幫忙。

漸漸地,那頭角馬精疲力竭,被鱷魚一步步拉向水中,它的同伴也開始離去。

角馬感到絕望和無助,它又努力試了試,然而越陷越深。

似乎易經看不到希望了,但它仍然不甘心,使出渾身力氣,再拼一下,與鱷魚僵持著。

這時,有兩頭河馬路過,似乎感受到了角馬求生的意愿。

于是,河馬兄弟仗義出手,對抗鱷魚,角馬終于獲救。

人生亦是如此,你自己不放棄,別人才有機會幫你。

莫泊桑說過:「生活可能不像你想象的那麼好,但是也沒你想的那麼糟。」

沒有暗無天日的絕境,只有甘愿認輸的自己。

懷有絕地反擊的勇氣,才能沖破迷霧,迎來柳暗花明。

珮珊君說:

人活一輩子,無論處于何種境地,至少可以把握住自己的心態,不張狂,不退縮,不慌忙,始終保持泰然自若。

人生路漫漫,沿途的荊棘,如果沒能阻攔住你的腳步,就只能讓你的旅程更炫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