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蔣中正孫女」蔣孝章:無需被他人理解,勇做自己的摘星人

delightW11 2022/11/08

驚為天人的蔣孝章

她是全校最耀眼的那個女孩,中蘇混血的強大基因讓她擁有著完美的面龐,嬰兒肥尚未褪去,深情的雙眸卻已經長成。

波浪般的栗色長發在腦后綁成一束馬尾,在陽光下跳躍著散發出迷人的氣息。纖細的腰身不盈一握,不知綰住了多少熱血少年的心。

況且,她除了美貌,還有著令台灣所有男生都無法企及的家世:她們家處在台灣權利與財富的巔峰,一枝獨秀,無人能及。

她,就是蔣中正的唯一的孫女蔣孝章,也是蔣中正最為疼愛的孫輩,沒有之一。

蔣經國與蔣方良

20世紀30年代,蔣經國在蘇聯的工廠邂逅了美麗白俄羅斯女孩瓦赫列娃,熱情開朗的歐洲女孩為蔣經國帶來了愛情,更消融了他獨在異鄉為異客的漂泊之感。

兩人感情迅速升溫,很快便把結婚提上了日程。收到消息的蔣中正特意為瓦赫列娃起了一個中文名:蔣方良。之后,兩人正式登記注冊,成了合法夫妻。

濃情蜜意的小夫妻很快就有了愛的結晶,兩人一共誕育了三子一女,其中排行老二的女孩,便是蔣孝章。

即便后來風流成性的蔣經國移情別戀后又與其他女人生下了兒子,可是他的女兒卻只有蔣孝章一個。何況,她出生于父母最為和睦、攜手共渡難關的時期,所以從小便極受寵愛。

蔣孝章在蘇聯成長到十一二歲,才輾轉到了台灣與祖父團聚。蔣中正一看到這個長得像洋娃娃一樣的孫女便喜愛至極,一改對男孩子們威嚴的態度,恨不得把孝章捧在手心。

在無雙的美貌和過于顯赫的地位加持下,蔣孝章成了全台灣男孩只敢遠觀,卻不敢褻玩的女神,她占據了無數少男的青春,他們中卻沒有一個敢當那只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驚為天人的蔣孝章度過了一個「無人問津」的青春期,她骨子里那一半來自蘇聯女人的「反抗」精神蘇醒了過來,開始對畏縮怕事的台灣男生嗤之以鼻。

再加上她天生叛逆的心性,她開始默默計劃「出逃」,要走一條蔣家人都沒走過的路。所以當國中畢業后,她向父母提出了她對自己求學之路的規劃:她要像哥哥一樣到美國去留學。

其實蔣中正與蔣經國早已為孝章規劃了一條暢通無阻的道路,但無奈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心思,家中一向對孝章是有求必應的,經過一番思索后,他們依然尊重了她自己的決定。

蔣孝章與家人

當蔣中正把孫女要到美國讀書的消息傳遞出去,蔣孝章立馬受到了美國方面的歡迎。包括麻省理工、耶魯、普林斯頓在內的各大名校都為蔣孝章伸出了橄欖枝。

并且還都附贈了巨額的獎學金以及優越的學習條件,以她哥哥蔣孝文赴美讀書的經驗來看,可以說過去之后,蔣孝章的衣食住行事無巨細都不需自己操心了。

可是蔣孝章篩選過所有學校之后,卻選擇了最為「特立獨行」的哈佛大學,哈佛大學沒有承諾任何給她的特殊優待,連獎學金也沒有,只是同意接收蔣孝章入學罷了。

中間是蔣孝章

這就意味著,到了那邊,蔣孝章將會褪去「台灣第一千金」的光環,成為一個隱匿在人群中的普通少女。或許這就是她執意要遠赴美國的目的:不再當眾星捧月的「小公主」,只享受普通人的平凡生活。

蔣經國從孝章的選擇中也看出了她的意圖,盡管女兒要走的路與自己曾經給她的規劃大相徑庭,可出于只要她開心就好的想法,蔣經國同意了女兒的決定,連她提出的在校外居住的條件也答應了。

1957年,蔣孝章順利地進入了哈佛。在哈佛,她對自己專業的選擇也很有主見,她并沒有選擇與家族事業最為契合的政治、管理相關的專業。

而是根據自己的興趣進行了嘗試,她首先選擇了歷史,后來又轉學了神學,直到在哲學上才體會到了學習的快樂。

蔣家大合影

這就是從小被呵護、被尊重養大的幸運女孩的人生:她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想去的國家、想進的學校、與學習的專業。

可無論再怎麼嬌慣,身在權謀之家的子女總有著普通人體會不到的責任與桎梏。

在台灣,祖父蔣中正與父親蔣經國早已為她挑選好了要聯姻的家族和夫婿。他們可以在所有事情上滿足蔣孝章,但在人生頭等大事上,恐怕她還是難逃「以家族為重」的貴族魔咒。

萬事俱備,只等幾年后她學成歸來,嫁與一位嚴陣以待的丈夫,開啟在長輩們眼中錦衣玉食、安穩愜意的后半生。

可是蔣孝章又一次給出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答案。當蔣孝章與俞揚和的戀情傳到台灣時,蔣經國簡直怒不可遏。

宋美齡與蔣孝章

愛女心切的蔣經國沖進了時任台灣防務部部長俞大維的辦公室,直接掀了俞大維的桌子發飆,警告俞大維讓他那吃喝ㄆ丨ㄠˊㄉㄨˇ樣樣精通的兒子離自己的寶貝女兒遠些。

可是這位被稱為「兵工之父」的俞大維也表示無能為力,他兩手一攤,說兒子已經30多歲了,他早已不能左右兒子的思想。于是俞揚和在蔣家人的心中又平添了離經叛道、不尊父訓的缺點。

其實,蔣經國為女兒的戀情爆發雷霆之怒也是情有可原的,單從年齡上說,俞揚和就比蔣孝章大了14歲。更讓蔣家人不能接受的,是俞揚和已經離過兩次婚。

顯然,俞揚和已經是一個久經情場的浪子,而蔣孝章在感情方面就好像一張白紙。在蔣經國乃至蔣中正的眼里,孝章都是值得更好、更踏實可靠的男人,他們覺得孝章一定是被俞揚和的花言巧語給蒙騙了。

蔣孝文

那麼,蔣孝章與俞揚和究竟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

原來,早在蔣孝章剛到美國時,她就結識了俞揚和。那時,蔣孝章在華盛頓落地,便由哥哥蔣孝文帶著去拜訪了俞揚和。

因為蔣家和俞家原本就是世交,蔣孝文還拜托俞揚和,如果自己功課忙碌顧不上的時候就請俞揚和多多照顧自己的妹妹。

而蔣孝章剛開始在美國的生活還真的遇到了很多麻煩的問題,例如語言不通、風俗不同等等,包括在專業的選擇上都大費周章。所以她和俞揚和的聯系竟意外地多了起來。

見面時俞揚和因為剛剛和第二任妻子因生活習慣差異失婚不久,所以情緒很低落,對蔣孝章也沒有過多的關注。可在電話中,俞揚和似乎被蔣孝章所深深地吸引了。

蔣孝章、蔣經國、蔣方良

讓俞揚和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在電話中幫孝章解決了一點生活煩惱后,兩人閑談間,孝章提起的關于女性地位、女性獨立的看法。

「我總覺得有太多女性都不明白,首先我們是一個人,其次才是一位女性。對于完整的人的全面發展,本應是所有女性應該義不容辭追求的目標。

可悲的是,這個目標因為上千年的思想禁錮,被一代代磨滅了。我們女性應該是經濟獨立、思想獨立、人格獨立的,最重要的就是經濟基礎。

因為如果沒有經濟獨立,就會連最基本的生存都無法保障,那麼還談什麼理想,談什麼人生呢?」

蔣孝章的這番話令俞揚和大受震撼,他沒想到一個不到20歲的小姑娘竟然能說出如此一針見血的言論,瞬間對蔣孝章刮目相看了。

自那以后,俞揚和有事無事便常常給蔣孝章打電話,蔣孝章竟也意外地很喜歡俞揚和。作為一個進步且具有反抗精神的女性,蔣孝章對俞揚和的婚史毫不介意。

她只看到了俞揚和的風雨幽默和落落大方,這與她以往接觸的所有非親屬的男性都是不同的。他們兩人總是相談甚歡,電話粥一煲就是幾個小時。他們的感情就在這根細細的電話線的連接中慢慢升溫著。

后來,俞揚和借工作之便去到波士頓見了蔣孝章,這次見面,兩人在電光火石間便確定了彼此的心意。

俞揚和也在這次徹底捕獲了蔣孝章的心。其實他和蔣孝章一樣,也有一半的外國血統。俞揚和的母親是一位德國人,所以骨子里的開放讓他不屑于搞台灣男人故作紳士欲拒還迎那一套。

蔣中正與蔣經國

一起共進午餐后,俞揚和直白地握住了蔣孝章的手,對她說:「孝章,我已經愛上你了。」蔣孝章聽后眼睛都明亮了起來,這才是她夢寐以求的愛人,簡單,直接!

蔣家的小公主無所顧忌地投入了俞揚和的懷抱,和他相擁在波士頓的街頭。

沒有俗套的你追我趕、相互試探,更沒有浪費一分一秒,他們就開始談起了戀愛。

蔣孝章還沉浸在初次戀愛的欣喜若狂中,正與俞揚和濃情蜜意地享受愛情,卻不知道他們戀愛的消息已經傳回了台灣,父親蔣經國正在暴跳如雷。

一臉無辜的蔣孝章被火速召喚回了台灣,父、兄乃至祖父都親自上陣,勸說她與俞揚和分手,另覓佳婿。

蔣經國

但是能發表「女性獨立」之高見的蔣孝章又豈會輕易放棄自己的愛情,乖乖聽從長輩的安排?她不但不從,還信誓旦旦地說不僅要繼續與俞揚和談戀愛,還要和俞揚和結婚。

一家子就這樣陷入了僵局。

蔣經國甚至開始后悔當初不該寵溺孝章太過,以至于連戀愛婚嫁這種大事都自作主張。他第一次狠心地教訓了蔣孝章一通,還把女兒關了禁閉。

就在這時,蔣孝章的祖母宋美齡站了出來。宋美齡是蔣家唯一一個支持蔣孝章自由戀愛的人,她以身說法,告訴大家她遇到蔣中正時,蔣中正的名聲可比現在的俞揚和還差多了。

宋美齡與蔣中正

那時蔣介石已有三房妻妾、還經常出入風雨場所,只是上海灘政治界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赤佬」,宋美齡的二姐宋慶齡也曾像現在蔣孝章的親人這樣阻止過宋美齡。

宋慶齡認為蔣中正這樣的登徒子是無論如何也配不上宋美齡的。「可你們看,我現在和你們的父親生活得很和睦嘛。」這一番話徹底堵住了蔣介石的嘴巴。

見到父親也不再堅持,蔣經國也只能接受了。看著父親恨鐵不成鋼的表情,蔣孝章給還留在美國的俞揚和打去了電話:「你回來吧,我爸爸大概已經同意了。」

聽到這話,俞楊和知道自己能被蔣家認可的機會來了。他搭乘了最早的一班飛機回到台灣,下了飛機后,他連自己家都沒有回,自己的父親都沒有見,拖著行李便直奔蔣公館。

宋美齡

蔣家能否同意他繼續與蔣孝章交往、甚至將來能否支持他與蔣孝章的婚姻,就看今天了。到了蔣公館,俞楊和沒有見到蔣孝章,只見到了她三個氣勢洶洶的兄弟。

俞揚和既沒有膽怯、也沒有與蔣家的兄弟們起沖突,面不改色地說:「請先讓我進去見伯父一面,出來后我親自向你們解釋。如果蔣伯父仍不接受我,要ㄕㄚ要剮悉聽尊便。」

蔣孝章雖因仍在禁閉未能現身,卻在樓上將門口發生的這一切盡收眼底。看著俞揚和不卑不亢的樣子,她在心中下定了決心:此生非他不嫁。

俞楊和對蔣經國解釋了前兩段婚姻不順利的原因,并不是像外界傳說的那樣流連風月場所,喜新厭舊、對婚姻不忠等,而是因為那兩段婚姻全是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舊式婚姻。

蔣方良

所以俞楊和與前兩位太太的生活習慣及觀念相差很大,總不能和睦的生活,才不得已失婚的。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俞大維聲稱兒子已經不聽他的話了。

蔣經國看出來俞揚和還是比較誠懇的,行事作風上也與外界傳言有很多不符,心里對俞揚和的看法也有了改觀。

而機敏的俞楊和看到蔣經國的表情有了松動,便立馬保證說:「我以后必定只愛孝章一個,如若負她,天打雷劈!」

蔣經國看到后輩在自己面前立此重誓,也不能再多說什麼。這才請俞揚和坐下,喝茶。俞揚和松了一口氣,其實,他對于蔣家甚至蔣孝章本人來說都是沒有什麼競爭力的。

蔣經國與家人

雖然俞家同樣顯赫,可是比起蔣家來到底是捉襟見肘的。況且蔣孝章正處在最美的年華,思想進步,貌美如花,對30多歲的俞揚和來說,他唯一的優勢就是:蔣孝章的愛。

從今天他踏進蔣家那一刻開始,他就看出了蔣家人對蔣孝章的重視與寵愛,這樣的家族如果不是因為尊重女兒的本心,是不會給他機會能讓他親自陳情的。

俞揚和這次「臨危不懼」的表現為自己爭取到了蔣家的同意,弄清楚他與前兩任妻子失婚的緣由后,蔣中正也同意了唯一的寶貝孫女與俞揚和的婚事。

1960年,蔣孝章與俞揚和終于如愿以償的在美國完婚了。那是一場十分低調卻溫情十足的婚禮,由蔣孝章的母親親自主持了儀式,蔣中正也給孫女寄來了祝福與豐厚的禮金。

蔣孝章與俞揚和及獨子

婚后,由于蔣孝章不愿卷入政治,兩人漸漸與台灣減少了所有公務的聯系,只不定時的回去探親、休假。

這位蔣氏一族視作掌上明珠的小公主,最終與三婚的俞揚和泯然于人流中,過上了她向往的最普通、最具有煙火氣的平民生活。

幸福是不能被定義的,有的人畢生的追求都是為了攀上頂峰。可對于蔣孝章來說,她生在頂峰、生在「羅馬」,反而成了她的枷鎖。

老年蔣孝章與俞揚和

浮世萬千,摯愛有三,日月與他,滄海桑田。遇到了他,她心甘情愿,不問前世情緣,只求來日方長。

做最普通的人,走最平凡的路,愛最坦蕩的他。蔣孝章放縱不羈愛自由的一生,無需他人理解,勝在自我圓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