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月亮和六便士》:一個真正勇于做自己的人,敢于和這個世界對抗

delightW11 2022/11/23

人活著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對于這個問題,每個人都在思考,但都沒有確定的答案。

余華就曾在他的代表作《活著》里說過這樣一句話,他寫道:

「人活著,不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了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著」

這句話是余華對于活著的理解,他認為人活著就應該為活著本身而活著,而這個活著的本身到底是什麼,我們也無從定論。

說到活著,這是一個大的命題,但往往大命題了下,那些關于活著的選擇和追逐,都像人生的贊歌。

就比如余華小說中的福貴,他在親人接連ㄙˇ去,活著到最后只剩一頭老牛跟隨的時候,這個時候的活著,就好像是生命最后的一首贊歌。

你不知道他的人生到了這個地步,活著的意義是啥?也不知道人生活一場,沒有親人的活著,飽受痛苦的活著,支撐他活下去的是什麼?

但即便福貴的活著,讓很多人覺得想不通,也覺得很意外,但他就是選擇承受活著帶給他的一切,哪怕這一路更多的是心酸和苦楚。

他已經無視了人們對他的看法,他在乎的只有自己,只有如何活著,這大概就是福貴眼里活著的本質。

相比起福貴的這種活著的方式,毛姆小說《月亮與六便士》中的斯特里克蘭就活得高級多了。

如果說福貴是一個只會撿六便士的人,那麼斯特里克蘭就是那個追逐月亮的人。

兩個人,同樣都是活著,一個活得庸俗,一個活得高雅;一個為五斗米折腰,一個為夢想而放棄一切。

看到這里,我們都會思考,為什麼同樣是人,思想差距和活法會如此截然不同呢,其實這個還得從生活的本質說起。

人活著,其實最主要的就是為了生活。

生活充滿了太多的意外和驚喜,但從一開始,我們都是一個摸索生活的狀態,很少能有人清醒的認知到,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麼?

所以,關于生活的本質是什麼,自己也無從得知。

每個人眼里,生活的本質都不一樣,所以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也不同。

但大部分人活著,其實生活的本質有相似之處,就比如人活著,大家就是為了掙錢、養家、貪圖享樂,這些行為遍布在每一個人身上。

這就是我們共同的價值觀,這種價值觀具有普世價值,所以人們已經習慣了。

甚至這種思想,從原始社會傳承千年,依然煜煜生輝。

這就是人生存的一種本能,而本能這種東西,是刻在骨子里的存在,沒有人能夠剝離和剔除。

但沒有人剝離和剔除不代表,所有人都認同這種價值觀,總會有人如局外人一樣,站在一個我們夠不到的視角看世界。

而《月亮和六便士》中的主人公斯特里克蘭就是這樣一個局外人。

吳敬梓在他的小說《儒林外史》中就有說過這樣一句至理名言,他寫道:

「大先生,‘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就像三十年前,你二位府上何等優勢,我是親眼看見的。」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世事變幻,人心易變,所以人中總有一個變數,而這個變數,就像月亮和六便士。

普通人眼里只有那個六便士,庸俗而不知活著為何物?而這個變數的存在,他們卻能夠著月亮,并向著月亮前進。

而造成這種差距的最根本原因就是,人能否在活著的時候,看清生活的本質,然后能夠去偽存真的找到活著的意義。

都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可《月亮和六便士》的主人公斯特里克蘭卻用了整整40年,才真正改變自己的命運,走上了那條少有人走的路。

少有人走的路,才是人活著真正要走的路。

只是很少有人能看到這條路,大部分的人都被六便士遮住了眼睛,無法看到生活的本質,所以人都是普通人,只有真正看透,并勇于去偽存真的人,才是真正活得有意義的人。

斯特里克蘭曾經和很多人一樣,他庸俗,他的眼里只有六便士,家庭和婚姻是他的全部。

為了讓家人能夠過上富庶的生活,他和很多人一樣,把自己賣給了六便士,并且為此而高興。

那個時候的他,家庭幸福,夫妻恩愛,事業有成,似乎生活已經非常完美。

只是人無完人,而生活更不可能完美。越是完美的,內里越是驚心動魄。

人生追求完美的過程,看起來是發乎人本性的一種存在,也是人對美的一種理解。

但人永遠都不知道,大道至簡的道理。

就如著名京派作家葉廣岑就曾在她的小說《豆汁記》中說過這樣一段話:

「大羹必有淡味,至寶必有瑕疵,大簡必有不好,良工必有不朽。」

這句話就是對人追求完美的一種最準確的解釋,大多數人以為完美才是對人對事的一種極致,但人永遠不會知道,瑕疵也是一種美。

可這種美,大部分人是不會欣賞的。

就如斯特里克蘭太太,在她看來,她的人生還不夠完美,雖然已經家庭富庶,父親恩愛,但她的丈夫不懂文學,上不了臺面。

這就是她對完美生活的一種挑剔,正是這種挑剔和不知足,已經為了完美而付出的代價,才為她的婚姻生活埋上了一層不真實。

人與人之間貴在真心相交,可這對夫妻完美的生活里,卻最缺的就是這種真心和坦誠相待。

所以斯特里克蘭看起來什麼都順著自己的妻子,由著妻子的擺布,實際上,那個時候的他還不懂,也沒有看透這一切。

他只是遵從了埋在身體里的本能,認為結婚生子,過富裕而幸福的生活才是他要終身去踐行的。

斯特里克蘭的確是遵從本能的去做,也是為著這腳底下的六便士,不斷的消耗自己的青春,只是為了多撿一些。

這個時候的他,對于自己人生的規劃還不太清楚,只是比較機械而盲目的活著。

這種活著,就像烏云遮住了眼睛,眼里只有六便士,而看不到空中的月亮。

大部分人所面臨的是和他同樣的處境,只是相比起其他人斯特里克蘭的生活太過完美

斯特里克蘭因為幸福而缺乏痛覺和更為清醒的認知,因為妻子為他構造的虛假的世界,而來不及或者忽略掉了那些不一樣的東西。

當然這種虛假總會有揭破的時候,不同的是有的人到了ㄙˇ的一刻才能看穿生活的本質,有的人看透另一個人需要用一輩子,而斯特里克蘭卻在自己40歲的年紀,意外的看破了。

真相總有戳穿的時候,但是人類終究無法忍受太多的真實。

斯特里克蘭在發現生活的本質和人生的意義之后,他毫不留情的轉身走開,義無反顧的為了心中的月亮而追逐一生。

這個時候的他,看起來自私而不羈,瀟灑而高尚,但這些都不是他要的,他要的東西只有自己知道,別人都無法真正窺探到他的內心。

所以在斯特里克蘭走后,斯特里克蘭認為她的丈夫是和其他女人私奔了,她以為他的丈夫和她所想的一樣為了愛情而放棄家庭。

這些都是她以為的真實,也是她能夠為丈夫離開找到的合理借口。

這個時候的斯特里克蘭太太,她依然看不破生活的真相,還活在自己構造的思維架構里。

直到別人告訴她,她的丈夫為了理想而棄她而去的時候,她崩潰了,她認為一個男人如果為了一個女人而拋妻棄子,那都是可以原諒的。

但是她不能容忍他的丈夫為了一個心中虛無的理想而放棄她,那是她給不了,也沒辦法給的東西,但恰恰這種東西是最真的東西。

而斯特里克蘭太太,她一切都做的很好,她是賢妻良母,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她為丈夫打造了溫馨的港灣,為孩子創造好的環境,為家人的幸福下足了功夫。

可她唯一不能給的就是真誠和真實,她唯一制止的就是男人的野心和夢想。

她曾經用表面的恩愛和幸福,改造著自己的丈夫,并讓丈夫向著她所想的方向。

她的改造很成功,偽裝的也很到位,當然也收獲頗多。

但是而今,真相揭開,去偽存真之后,她所營造的一切都化為烏有,曾經打造的越完美,而今成果落空之后她就有多恨。

她感覺她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笑話,所以她接受不了真相,就像人類永遠無法接受太多真實一樣。

所以我們平時生活所看到的東西,我們在報紙雜志上看的東西,我們身邊人給我們說的一些真相,那些都是被加工之后的真相。

真正的真相你永遠也沒有機會看到,如果你真的看到,那麼就會在你最不堪的時候看到。

只是那個時候,人的內心早已被仇恨和真相狠狠的扇一巴掌。

斯特里克蘭太太被真相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之后,她依然我行我素,依然是偽裝著一切,并學會了自力更生,只是她的人生,永遠也體會不到看到月亮的那種幸福。

斯特里克蘭看破真相,并決心放下一切的物欲,走上夢想之路的時候,其實他誰都不欠。

為了家人他已經堅守了40年,余生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雖然看似他有點不近人情,但人情算什麼,他才是那個真正的局外人,真正做到了做自己。

一個真正勇于做自己的人,他是敢于和這個世界對抗,敢于跳出世俗的限制和捆綁,做自己想做的事,這種人才是真正的得道者。

斯特里克蘭是得道者,所以他半生漂泊,衣不蔽體,餓其體膚,這些都不能終止他求道之路。

外物不亂其心,疾病不能擾其心志,去偽存真,追求大道,不在意他人的看法,最后在ㄙˇ前完成了畢生的夢想,創作出自己內心真相的畫作,斯特里克蘭做到了知行合一。

斯特里克蘭的事跡告訴我們,人活著,不要貪圖表面的幸福,你眼里看到的,心里所想的那都并非真相。

當你眼里只有六便士的時候,也要看看天空的月亮,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