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橘子紅了》原著:愛錯了人,注定要在日復一日的等待中耗盡一生

delightW11 2022/11/26

2002年,電視劇《橘子紅了》播出。劇中的周迅和黃磊也都是顏值頂峰時期,俊男美女的畫面,讓人賞心悅目。唯一不足的是劇中的音樂實在有點詭異,總讓人覺得是在看恐怖片,也許導演想傳達出那種悲涼無奈的意味吧。

相比電視劇,琦君的原著小說短小精悍,只有短短52頁。可這樣一個短故事,卻讓人看得肝腸寸斷,悲從心生。這個故事是現實生活中的一個真實故事,被琦君寫進書里,因為真實所以動人。一個18歲的少女被抬進大宅里不過半年,就一命嗚呼,實在是可悲。

無愛的婚姻,就是一場漫長的等待

故事的開頭,阿娟和大媽生活在鄉下,大媽獨自守著一片橘子園。而大伯卻在城里生活,每一年橘子紅了的時候他會回來。大媽每天忙忙碌碌之余,就是掛念著大伯的信。如果大伯很久沒有寄信回來,大媽就茶飯無心,心痛憔悴。

說是信,不過是三言兩語,開頭的一句「賢妻妝次」,總能讓大媽歡喜好多天,一遍又一遍地看,嘴角笑瞇瞇的。

大媽的一生總是在等待中,等待著來信,等待著橘子紅,等待著大伯的歸來,然而這種等待往往會落空,一顆心在無盡的等待中,不知被折ㄇㄛˊ成什麼樣子。

可大伯呢,對她只有夫妻之敬,卻從未有過夫妻之情。他早已在城里娶了二房,是一位妖艷欲滴的交際花。在他的心中,生意重要,城里的家業重要,偏偏鄉下的妻子不重要。

他全然不顧她的等待,接到鄉下的信也總擱置在一旁,什麼時候回,全憑他的心意,旁人任誰都做不了主的。

大媽為了重新拴住大伯的心,自己張羅著給他娶了三房,一個18歲的姑娘秀芬。(原著里叫秀芬,電視劇改為秀禾)

秀芬家庭貧窮,爹娘早已去世,只剩下哥嫂,哥嫂對她百般嫌棄,當然樂意讓她嫁進去做偏房。最符合她心意的是,秀芬和她自己年輕時候的模樣很像。如果大伯喜歡秀芬,好像也代表大伯喜歡大媽。

大媽對秀芬滿意得很,也歡喜得很,她總以為這個年輕姑娘能重新贏得大伯的心。如果再生個孩子,就更能引起大伯的重視,這樣他就能回來多住一段日子。

看起來是為大伯考慮,實際上也是為了她自己。

如此卑微又堅定的愛,是她內心的支撐。 若沒有了這份愛,也許她早就被日復一日的等待和孤寂打垮了。

愛錯了人,注定要在日復一日的等待中耗盡一生。

嫁給誰,嫁不嫁,都是逃不掉的命運

秀芬,一個18歲的姑娘,因為訂婚對象得病ㄙˇ了,她就被人稱為「掃把星」。大家說她克夫,沒有人敢娶她。連嫁進來做偏房,都不能從正門入,因為算命的說她八字太硬,要從豬欄邊過,方能驅除晦氣。

穿著新娘服的她,青春美麗,本該擁有幸福的一生,可命運的安排就是如此,她只能依順著,無怨無尤。對她而言,嫁進來總比呆在家里被兄嫂排擠要好。僅僅因為這個原因,她就愿意嫁給這位能當自己父親的老爺。

大媽待她很好,又衣食無憂,她漸漸放下了心里的戒備。短暫的適應后,秀芬開始一天天活潑起來。她和阿娟就如一對姐妹,整日說說笑笑,讀書寫字,笑意開始在她臉上蕩漾。當然,讓她笑的不僅僅有阿娟,還有六叔。

六叔是新時代的讀書人,他非常不同意把秀芬娶來做三房,但卻拗不過嫂子。所以他格外同情秀芬,又因為童年是同學的緣故,他對秀芬總多一分在意。日子久了,六叔回鄉下的次數越發勤了,連阿娟也看出來六叔和秀芬之間,有種微妙的情愫,彼此眼里多了不一樣的柔情。

秀芬開始變得郁郁寡歡,她壓抑著對六叔的喜歡,又不得不等待著大伯的歸來,兩種心情交替出現,實在讓人傷神。

大伯總算回來了,在橘子紅透的時候,而秀芬也不得不面對自己未見過面的丈夫。

第一晚,她縮在一張藤椅里,害怕和大伯接觸,但終歸還是逃不過吧,她的使命就是要給大伯生一個兒子的。「白天里伺候著他,常常覺得他是我最親的長輩,有時半夜醒來,覺得邊上有個人對我這樣親近,又覺得終身有了依靠。但我擔心他很快就要走了。」

秀芬是矛盾的,既害怕他,又想要依靠他,同時還惦記著和六叔之間的朦朧的愛。果然,大伯在家里只待了半個月,就說要去城里了。

秀芬也和大媽一樣,開始陷入了無止境的等待。和電視劇情節不一樣,秀芬很快就發現自己懷孕了。大媽自然是開心到眉飛色舞,這個姑娘終于完成了她的使命,有了孩子,大伯自然會常常回來的。

秀芬因為懷孕被折ㄇㄛˊ得吃不下飯,神情憔悴。六叔看到她這般模樣,也跟著憔悴心疼。

秀芬,根本就不能自己掌握命運。她的命運,從來都是掌握在他人手里。未嫁人時,她的命運掌握在哥嫂手里;嫁人后,她的命運掌握在丈夫手里。

她喜歡六叔,卻不敢表露心跡,更不敢想著和他共度一生。 她只能把自己的感情壓在心底,一壓再壓。

秀芬的一生,注定是一首悲傷的歌

大媽想趕快給大伯報喜,告訴他秀芬懷孕的事。沒曾想這封信被二姨太看到了,她火速趕了回來,說要見秀芬一面。弱小的秀芬害怕得很,她知道二姨太厲害,就在夜里偷偷跑回了哥嫂家里,路途泥濘她摔了一跤,孩子就沒了。

秀芬身體和精神都受到了打擊,整個人病懨懨的。得知消息的六叔很快回來,他站在那里,呆呆著看著秀芬,彼此四目相對,滿腔關懷卻又不得不強作震靜。

秀芬心里的千言萬語無法表達,滿眼的憂郁。 他們本來就是一見鐘情的,在橘園里他們的眼神足以說明,可彼此礙于身份,不得不一再壓制這份感情。

人生,本就是充滿無可奈何的。

秀芬也非常清楚,如果能嫁給六叔,日子就完全不一樣了。他會帶她讀書寫字,會釣魚下棋,會歡樂得多,但她哪里會有那麼好的命呢?連凡夫俗子都嫌棄她是克夫命,她怎麼會有機會嫁給一個堂堂少爺呢?

病痛加上心痛,竟然就這樣要了秀芬的命。 她如此年輕,嫁進來不過半年,就一命嗚呼了。

整理遺物的時候,阿娟發現秀芬的箱底放著一個小包,里面包著一本筆記本和一個香袋。

筆記本是六叔送給她的,上面還有六叔的自畫像,而香袋是秀芬繡的,卻不敢贈予他,只是把這兩樣物件放在了一起。她一直守著那個秘密,希望把這段說不出的愛永埋心底,可真愛一個人又怎麼能做到波瀾不驚呢。

若不是每日的相思和左右為難,她怎麼可能這麼快就ㄙˇ去?

每一年,橘子都會紅,可再也看不到秀芬的身影了。 大媽也只能重復過往的等待,等待著來信,等待著他回來,守著自己一生都沒有得到的愛。

這個故事充滿了悲傷,大媽是悲苦的,秀芬是可憐的,六叔是無奈的,他們都無力改變命運,都不曾邁出勇敢的那一步。

作者琦君曾交代,現實中,秀芬并沒有ㄙˇ,她活到了很大歲數,只不過她在大伯ㄙˇ后被趕出家門,受盡了折ㄇㄛˊ。與其這樣,還不如在小說中讓她ㄙˇ去,起碼不用經歷那麼多年的磨難。

短短的一篇小說,充滿了無盡的悲涼,不管是一直等待的大媽,還是命運可憐的秀芬,還是敢愛不敢言的六叔,都是悲劇人物。 這個故事里,沒有一個壞人,但這些人卻制造出了一個盛大的悲劇。

有人說,秀芬不嫁到容家,就不會有此悲劇了。但是一個家境貧寒,貌美卻克夫的姑娘,可能還會嫁給一個粗魯的貧窮丈夫,一輩子吃不飽穿不暖。那也是另一個悲劇了吧。

特別的時代,總會有特別的故事。 而那片橘園,經歷了歲月的動蕩之后,更是荒涼,樹猶如此,人何以堪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