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世上最難經營的公司,是家庭:一個家庭最可怕的不是貧窮,而是內耗

happy 2022/12/31

作家王海鴒說:

世上最難經營的公司,是家庭,最難相處的關系,是夫妻。

人與人之間,關系越親密就越毫無保留,缺點和矛盾都隨之浮出水面。

日常生活中,磕磕碰碰在所難免,有些只是生活調味劑,有些則讓人失望心寒。

家人互相陪伴的同時,有歡笑洋溢,也有矛盾消耗。

很多時候,窮困磋磨無法摧毀家庭,但家人的不斷消耗,會讓家逐漸喪失溫暖的意義。

一個家庭最可怕的不是貧窮,而是內耗。

網上有一個視訊:

一對夫妻在餐廳用餐,聊著聊著就發生爭執,動起手來。

妻子朝丈夫潑去一杯水,丈夫立即回潑妻子一杯;妻子扇丈夫一個巴掌,丈夫立即回擊妻子一下。

他們持續對打十多分鐘仍沒人停手作罷,服務員上前勸阻也無用。

夫妻二人誰也不肯吃虧,誰也不肯退讓,越計較矛盾越深,最後鬧得不可開交。

都說夫妻是最親密的人,可現實婚姻中,很多人會把親密關系拋諸腦後,只在乎個人眼前的榮辱得失。

前兩天,閨蜜哭著打來視訊說想失婚,我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閨蜜卻說:

沒有大事,只是吵累了。

閨蜜和老公結婚5年,多半時間都在為了雞毛蒜皮的瑣事吵鬧。

這個周末,閨蜜因為公司臨時有事,緊急被叫去加班,只好讓老公獨自陪女兒。

閨蜜晚上回到家,剛一開門就看到老公黑著臉,不懷好氣地對她說:

妳倒是舒服,在公司躲一天清閑,我在家帶孩子現在都還沒吃飯。

閨蜜聽了很窩火,訴說自己工作一天也很累,但老公根本不聽,兩人大吵了一架。

閨蜜的老公為人很愛計較,每次稍微多付出一點就要反復念叨。

今天我掙的錢比妳多,明天我多做了一頓飯,後天該妳打掃衛生。

老公看不見閨蜜的貢獻,總覺得自己付出最多,閨蜜當然不服,家中因此少有安寧之日。

有句話說得好:

當婚姻里的計較多了,愛就慢慢變少了。愛,不是擁有得多,而是計較得少。

家不是算賬和講理的地方,而是談情和擁抱的港灣。

現實里,很多人都害怕吃虧,只想在婚姻里避風,不願意當港。

可家沒有了包容與平和,又怎能撫慰疲憊的心靈。

在親密關系中過于計較,不僅容易挑起矛盾,還會傷了愛人的心。

要知道,家中沒有止不住的爭吵,只有停不下的計較。

生活同在一個屋檐下,得失屈辱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忘初心,攜手笑看餘生。

妳是否有這樣的感覺?

相戀時,看彼此滿眼都是愛慕和欣賞;結婚後,看對方常常只剩嫌棄和鄙夷。

我們樂于享受戀愛的甜蜜,卻很難接受婚後的平淡,然後互看生厭,再看更厭。

在一個紀實類的故事賬號里,看過一對夫妻的故事。

老林和妻子結婚多年,從一無所有奮斗到衣食無憂,他們生活越過越好,感情卻越來越糟。

老林每天下班寧願呆坐在車里,也不想早點回家。

老林覺得,妻子整日不修邊幅,嘴裡時常抱怨著生活瑣碎。

儼然一副市井婦女的樣子,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美麗大方的戀人。

妻子對老林也是吐槽不斷,每次看到老林進門不換鞋,臟襪子亂扔就一肚子氣。

特別是想起老林三十好幾不會做家務,妻子更是恨鐵不成鋼,直呼嫁錯了人。

老林和妻子妳看不慣我,我嫌棄妳,得過且過地活成了兩條平行線。

兒子在這樣的環境下久了,對他們也很冷淡,經常躲在自己房間里不願溝通交流。

一次和朋友喝酒,老林幾杯酒下肚跟朋友訴苦,說自己的家如一潭死水,只剩下湊合度日。

朋友說:

妳只看到老婆不好的一面,對她不再像從前體貼,她又怎麼能看到妳的好,待妳如以往一樣溫柔。

老林這才恍然大悟,于是嘗試發現妻子的優點,稱贊妻子,下班回家主動和妻子聊天,或者分擔家務。

妻子看到老林的轉變,也很少再挑老林的毛病,一家人臉上又有了笑容。

作家柏楊說過:

為了愛情的繼續,婚姻的美滿,妻子固要取悅丈夫,丈夫也要取悅妻子。

婚姻並非短暫相逢,而是要走有很長的路,有掌聲和鮮花的鼓舞,才能愉悅前行。

近水知魚性,近山識鳥音,越是互相了解的人,越不能苛責挑剔。

妳嫌對方不夠好,對方也會深覺妳很差,愛意在嫌棄中不斷流逝,感情自然變得寡淡如水。

家庭生活是一幕舞台劇,每個人都要擺正心態,盡情演繹,才能過得繪聲繪色。

在電視劇《三十而已》中,顧佳和許幻山郎才女貌、事業有成,一家過得幸福和美。

然而,他們卻因彼此不支持,不理解,毀了擁有的一切。

許幻山把煙花事業當作夢想,一心想要設計出驚艷的藍色煙花,但顧佳並不看好,叫停了許幻山的夢。

顧佳想為公司多拉些業務,躋身進上流社會,許幻山卻認為顧佳太虛榮,不僅偷偷生產藍色煙花,還背叛了顧佳。

顧佳和許幻山看似恩愛,其實沒有真正為對方考慮過,最後才落得家庭破裂,公司倒閉的結局。

夫妻攜手過生活,若不能彼此理解支持,註定會走上岔路,把家扯得分崩離析。

家人之間,無論是事業,還是生活,有支持才會有收獲。

很多人通過《功勛》,被科學家屠呦呦和丈夫李廷釗的故事觸動了。

屠呦呦是科研狂魔,眼中只有書籍和工作,李廷釗為了支持屠呦呦的事業,獨自承包了所有家務。

研究抗瘧新藥時,屠呦呦夜以繼日地奔赴在實驗上,很長時間沒接過女兒放學。

內容未完,請按「第2頁」繼續閱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