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重溫《麥迪遜之橋》:真正的愛情不僅僅有身體交融,還有長期可以持續的感情

delightW11 2022/11/20

「認識你我用了一下子,愛上你我用了一陣子,忘記你我卻用了一輩子。」

這段話是弗朗西斯卡說給羅伯特聽的,他們不是夫妻,勝似夫妻,不是情人,而是知己。

一對人到中年的男女用幾天的激情演繹了一輩子的兩地相思,如果有人說他們只是逢場作戲,我不同意。

弗朗西斯卡寫給兒女的信

「我把活的生命給了我的家庭,我把剩下的遺體給羅伯特·金凱。」

這是弗朗西斯卡留給兒女的遺言,她要求在她去世后,把她的骨灰撒在廊橋,因為那是她和羅伯特相遇生情的地方。

弗朗西斯卡是一個家庭婦女,她的家鄉在遙遠的意大利,她是跟著當兵的丈夫來到了美國這個偏僻的鄉村。

丈夫約翰遜是個好人,他勤勤懇懇勞作賺錢,養活著一大家子人。

弗朗西斯卡和丈夫約翰遜的感情還可以,否則她當年也不可能跟著她來到這里。

但是,隨著瑣碎生活的展開,弗朗西斯卡心里的少女夢開始夭折,因為生活只是一日三餐,有些枯燥。

丈夫約翰遜是好人,但不是好愛人,因為他粗線條,走不到弗朗西斯卡敏感的浪漫心里。

但是,弗朗西斯卡沒有抱怨,如果攝影記者羅伯特不出現,她會一輩子做一個平淡無奇的妻子,做一個負責任的好母親。

人到中年卻不期陷入愛河,幾日的刻骨銘心要用一生牽掛、思念,浪漫和凄美的光芒照耀在古老的廊橋之上。

這是弗朗西斯卡的內心獨白,在遇到羅伯特的幾秒內,她就知道,這是她最想要的男人。

但是我看了他不到五秒鐘就知道我要他,不過沒有我后來真的達到的那個程度。

一個不經意的問路,一個熱情地引路,一男一女,盡管都已經四五十歲,但是愛情的種子卻在萌發。

在去廊橋的路上,兩個人聊得很開心,弗朗西斯卡盡管還有點拘束,但是,羅伯特風趣的講述吸引了她。

在廊橋,羅伯特拍照,弗朗西斯卡瞎溜達,她躲在廊橋的縫隙后邊,偷偷地看著這個像天外來客一樣的男人,這樣的男人她好久沒見了。

這期間,其實弗朗西斯卡也有掙扎,她畢竟是一個良家婦女,盡管內心在燃燒,她還是收斂自己的激動,假裝很自然。

有緣人之間會有一根紅線,兩個人會自然而然地往一起靠近,這不是什麼不自愛,而是因為遇到了靈魂伴侶

最終,弗朗西斯卡穿著新買的粉紅連衣裙,以最美的姿態投入了羅伯特的懷抱,那不是通俗意義上的激情,那是兩個身體和兩顆心的完全交融。

羅伯特和我在我們這間老廚房里一起度過了許多小時,我們聊天,并在燭光下跳舞。而且,是的,我們在那里做了,還在臥室里,在牧場草地里以及幾乎你們可以想到的任何地方。

用弗朗西斯卡的話說,他們原來各自的兩個生命已不存在了,而是兩人共同創造了第三個生命,這就是真正的靈魂相通。

如何區分真正的愛情?

真正的愛情不僅僅有身體交融,還有長期可以持續的感情。弗朗西斯卡自從和羅伯特分別后,無時無刻不在想他,而遠在他鄉的羅伯特同樣為了控制自己不去找她,而讓自己忙碌不停。

所以,可以說,他們之間真的是愛了,幾天纏綿勝過一生,說得就是這種感情。

我從來沒有停止過想他,一刻也沒有。即使他不在我意識中時,我仍然感覺到他在某個地方,他無處不在。

羅伯特寫給弗朗西斯卡的信

我心已蒙上了灰塵,我想不出來更恰當的說法。在你之前有過幾個女人在你之后一個也沒有,我并沒有要發誓要保持獨身,只是不感興趣。

一個52歲的單身男人,身體還強健,到處游走,有很多機會接觸不同的女人,一般來說,不可能不再接觸弗朗西斯卡之外的女人。

但是從羅伯特給弗朗西斯卡的信中,他明明白白地告訴弗朗西斯卡,自從和她分別后,他一直守身如玉,不是故意守身,而是因為弗朗西斯卡在她的心里無人代替。

有人可能以為這是羅伯特在哄弗朗西斯卡,其實真的沒必要,因為自從分別后,他尊重弗朗西斯卡的選擇,一直沒有聯系過她。

直到臨去世之前,他才給弗朗西斯卡寫了一封信,也算是這輩子的告別,所以, 句句掏心,字字是真。

在霧蒙蒙的早晨,或是午后太陽在西北方水面上跳動時,我常試圖想象你在哪里,在做什麼。沒什麼復雜的事﹣不外乎到你的園子里去,坐在前廊的秋千上,站在你廚房洗滌池前之類的事。

一個大男人,能夠寫出如此深情款款的文字,誰都能說他對弗朗西斯卡用情不深?

本來,羅伯特只是一個到處拍攝的攝影記者,初次遇到弗朗西斯卡的時候,他可能也沒有想到這個女人會占用他半生。

有人說,男人因性而愛,女人因愛而性,我猜測羅伯特之所以深深愛上弗朗西斯卡,和他們之間特別默契有關。

用弗朗西斯卡的話說: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那樣強有力的愛,他讓我成了一個完完整整的女人。

我樣樣都記得:你的氣息,你夏天一般的味道,你緊貼我身上的皮膚的手感還有在我愛著你時你說悄悄話的聲音。

所以,本來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男女好像是上天安排好的一樣,遇到了,相愛了,而且一輩子沒有忘記。

其實,當初羅伯特特別希望弗朗西斯卡跟著他走,因為他是真的愛她,感覺找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

但是,弗朗西斯卡拒絕了他,拒絕不是因為不愛,而且因為身上的責任,當愛和責任相互較量的時候,作為一個好女人,她會犧牲自己,成全家人。

所以,最后,羅伯特一個人走了,他為了不打攪弗朗西斯卡的日常生活,走得決絕,走得干脆,但是他的心始終留在了這里。

所有我能記起的一切哲學推理都不能阻止我要你,每天,每時,每刻,在我頭腦深處是時間殘忍的悲號,那永不能與你相聚的時間。我愛你,深深地,全身心地愛你,直到永遠。

一個良家婦女的掙扎

我看過很多關于弗朗西斯卡的評論,很多人把她歸于不安分,認為她對不起丈夫是犯了錯誤,很少有人會明白,已婚女人也會遇到刻骨銘心的愛情。

這種感情和道德是否敗壞沒關系,因為我們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遇到對的人,動了真心,這不可恥,可恥的是為了自己利益傷害到別人。

弗朗西斯卡雖然背地里也對不起丈夫,但是他為了丈夫和孩子也犧牲了自己的幸福,而且她的隱忍值得同情,因為她是真的遇到了靈魂伴侶。

你們理解,我一直平靜地愛著你們的父親。我過去知道,現在仍然知道是如此。他對我很好,給了我你們倆,這是我所珍愛的,不會忘記這一點。

所以,弗朗西斯卡在給兒女的信中,肯定了自己對丈夫約翰遜的感情,而且也沒有讓他知道這件事而難過。

只是這種愛不同于她和羅伯特的愛情,如果說她和丈夫的感情就是相濡以沫,那麼,她和羅伯特之間則是最合拍的人。

但是羅伯特·金凱是完全不同的,我畢生從來沒有見到,聽到或讀到過像他這樣的人,要你們完全了解他是不可能的。

如果沒有羅伯特·金凱,我可能不一定能在農場呆這麼多年。在四天之內,他給了我一生,給了我整個宇宙,把我分散的部件合成了一個整體。

可以說,弗朗西斯卡后半生是在回憶中度過的,表面上她相夫教子,其實心里無時無刻不在思念遠方的那個男人。

有人會站在道德制高點上罵這樣的女人不要臉,其實罵人的更可憐,因為她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唯美愛情,認為婚外的感情都是逢場作戲,其實不盡然。

真正的有緣人來得或早或晚,我們結婚時選擇的對象不一定是最合拍的那一個。但是當愛情襲來的時候,我們能夠像弗朗西斯卡一樣,權衡利弊,選擇留下,這就是女人的偉大!

你覺得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