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魂斷藍橋》:性格很難改變,但心態卻可以左右一切

delightW11 2022/11/04

悲劇是把美好的故事撕碎了給人看。

乍一聽《魂斷藍橋》這個名字,便覺這一定是個凄美的愛情故事。它雖然是一部誕生于1940年的老電影,但這絲毫掩蓋不住它幾經流傳,卻仍舊經典不衰的影響力。

影片里面的女主瑪拉有句台詞:「我愛你,我從未愛過別人,以后也不會。」

其愛情之忠貞,可見一斑。

可她對男主羅伊的愛情越是忠貞,便越是能夠同她后期的「不貞」形成強烈的沖突,以此造成故事的悲劇性。

該片以戰爭為背景,戰爭使人貧困,也使人淪落。但除去這些因素之外, 瑪拉本身的悲劇性格,也是導致這場悲劇最終發生的根本原因。

悲劇性格的初體現,為愛流離失所

古希臘亞里士多德較早探索悲劇性格,認為它是具有善良的個性、道德、質量等性格的出類拔萃人物,因犯有「過失」而遭到了不應有的厄運,悲劇對這種性格應該加以「美化」,使其合乎必然律和可然律。

瑪拉是一個美麗、善良、高貴的芭蕾舞蹈演員,因為一場空襲,與羅伊在滑鐵盧大橋相遇,并且一見鐘情。迅速墜入愛河的兩人準備結婚,卻由于戰爭的原因,羅伊被迫奔赴前線。

而瑪拉為了給羅伊送行,連累好友基蒂一起,失去了舞蹈演員的工作。 從這里開始,瑪拉的悲劇性格就漸漸地開始體現了出來。

由于瑪拉的任性與固執,她與基蒂沒有了生活來源。當基蒂感覺到自尊在溫飽面前不值一提時,瑪拉依舊靠著對羅伊的期許活著,她一再讓基蒂忍耐,并相信這樣的生活很快就會過去。即便她們已經極近窮困潦倒,瑪拉依舊不愿意,將羅伊托人花一英鎊買來的鮮花賣給花店,換取一個星期的飯錢。

愛情啊,在最炙熱的時候,總是能夠令人跳出現實,忍受一切,并且相信一切美好的存在,以及認可磨難停留的短暫性。

只可惜,美夢易碎。后面隨著羅伊母親的到來,瑪拉等待與其會面時,在報紙上看到了羅伊陣亡的噩耗,這更是令她原本窘迫的生活雪上加霜。

羅伊的戰ㄙˇ,令瑪拉徹底崩潰了。 沒有了物質的保障,連精神上的支撐,都被這場戰爭碾壓得支離破碎,她失去了對生活所有的信心,從此一蹶不振。

幸運的是,好友基蒂始終對她不離不棄。都說女人之間沒有真正的友誼,只有妒嫉。但基蒂不同,她總是在瑪拉困難的時候施以援手。

在一開始芭蕾舞團長夫人阻撓的時候,是基蒂,替她和羅伊搭建了幸福的橋梁。當瑪拉被開除時,也是基蒂,同她一起離開了芭蕾舞團,在破小的出租屋里同甘共苦。當瑪拉遭受人生重大打擊的時候,還是基蒂,不惜以自己的失足為代價,替她賺取看病吃藥的錢。

真正的朋友,并非時時刻刻聯絡,而是在你幸福的時候,不嫉妒不攀比。在你遇難的時候,不嘲笑不揶揄,永遠都給予你鼓勵和支持。

悲劇性格抵達的高·潮,從忠貞到「不貞」的轉變

戰爭令瑪拉遇見愛情,但也令她沉淪苦海。猶記得全片最經典的一個鏡頭:瑪拉獨自一人站在滑鐵盧大橋前,此處一個畫外音響起——

「小姐,今兒晚上天氣不怎麼樣是吧?現在霧散了,天好了。去散散步,好嗎?」

隨著瑪拉的回眸,她的眼神從空洞,到迷茫,再到嘴角那一抹邪魅的微笑,預示著她從忠貞到「不貞」的轉變,令她的悲劇性格抵達了[高·潮]。

彼時的她并不知道,她的這個「過失」將會給她帶來的厄運,遠遠要比愛情里的生離ㄙˇ別,更加地殘酷。

為了活下去,瑪拉淪入了風塵,每日穿梭在形形色色的男人身邊。她與羅伊的重逢,充滿了諷刺的戲劇性。那日,她像往常一樣去火車站接客,卻不想在人海中,遽然捕捉到了昔日愛人的身影。羅伊,她曾經以為已經ㄙˇ去的摯愛,居然又回來了。

寥寥數月,卻已是滄海桑田。她望著興奮不已的羅伊朝她奔赴而來,驚訝、激動、傷感的復雜情緒頓時一起涌上心頭。 命運就是這麼地會捉弄人,令她的愛情在她一生中最灰暗的時光里失而復得,可她卻已經無力再去擁有。

當她得知羅伊依舊深愛著她,心心念念地想要迎娶她時,瑪拉的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焰,她覺得這是自己活下去的機會,她要跟他走,去過幸福的生活。 她認為自己可以在這場愛情里取得最終的勝利,可不想最后還是輸給了自己。

一個人,或許可以戰勝一切,但卻很難戰勝自己。 有的人擅長自欺欺人,而有的人卻總是對自己清晰可見。當后者瀕臨絕望的邊緣時,就會壓倒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之前假裝建立起來的所有的自信,都會功虧一簣。

瑪拉舞蹈演員的身份,對于羅伊那樣一個正統的大家族來說,是有些離格的。正如羅伊的叔叔尤里公爵所說的:

「克勞寧家族一向注重門第,對你是一個例外。」

尤里說瑪拉是個例外,但她很清楚,這個例外,僅限于還沒有失足之前的那個自己。當她看到,尤里向自己展示的那塊代表著家族榮耀的臂章時,當她聽到,尤里相信她不會使這塊臂章蒙羞時。瑪拉心底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被狠狠地抽掉了。

愛情是純潔的,但婚姻卻是有偏見的。

這里的偏見,指的是在傳統的年代里,關于婚姻,門當戶對的重要性。若非如此,那麼其愛情一定會受到家族的反對。 即便是到了今時今日,相對于愛情的自由度,婚姻依舊是關乎于兩個家庭的事情。得到父母祝福的婚姻,不一定會過得幸福。但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必定會走得步履艱難。

她終究是個善良的姑娘,無顏面對深愛她的羅伊,還有信任她的尤里,為了不令他的家族受辱,她獨自一人去了他們初遇時的滑鐵盧大橋,在那里悄無聲息地結束了自己花兒一般的生命。

性格的迥異,造就了不一樣的亂世佳人

演員費雯·麗將瑪拉這個擁有悲劇性格的人物,演繹得入木三分,賦予了她真實存在的靈魂。

悲劇性格的人,表面看上去十分樂觀,內里卻脆弱易碎。他們大都擁有美好的質量,卻因內心的挫敗而在磨難里墮落。他們的內心總是在矛盾中掙扎,最終選擇的,卻是一條有去無回的不歸路,他們太容易被現實、被自己打敗。

反觀費雯·麗在另一部電影《亂世佳人》里飾演的斯嘉麗,與瑪拉的悲劇性格形成了鮮明對比。同樣是在戰爭爆發的年代,她沒有瑪拉那樣的好運氣,能夠遇到像羅伊一樣兩情相悅的愛人。她嫁過三任丈夫,可三任丈夫都不是她心里的良人。而她深愛的艾希禮,卻從未愛過她。

因為戰爭,她先后兩次成為寡婦。第一次戰爭爆發,她的丈夫查爾斯上前線并戰ㄙˇ。第二次戰爭結束,她為了保住家園,嫁給了有錢的弗蘭克。弗蘭克ㄙˇ后,她又嫁給了一直愛慕她的富商白瑞德,并生了一個女兒。后來,她與白瑞德的感情,因她始終忘不了艾希禮而破裂。

可當她終于發現,自己真正需要的是白瑞德,并回去找他時,白瑞德卻決絕離去。 殘酷的戰爭,窘迫的生活,坎坷的情感都不曾將這個堅韌的女子打敗。她沒有瑪拉那樣美好高尚的品格,她世俗、真實,無論遭受了什麼,都始終記得父親曾經跟她說過的那句話:「世界上唯有土地與明天同在。」

瑪拉將所有的信念和希望都寄托于愛情,在愛情毀滅后,對生活失去了所有的希望。但斯嘉麗失去了一切,卻依舊期盼著美好的明天。她堅信,一切都可以重新再來。斯人已逝,光陰何許,過了明天,又會迎來新的明天。

我在想,如果瑪拉能夠像斯嘉麗一樣,始終對明天充滿希望,放下對愛情的執念,勇敢地面對內心的傷痛,是不是就不會在黑暗里沉淪?

瑞士心理學家卡爾·古斯塔夫·榮格說:性格決定命運。

不同的性格,造就不同的人生。你若堅強,生活便還你以微笑。你若勇敢,生活便賜予你勛章。你若軟弱,生活便會將你擊垮。你若自卑,生活便會嘲你笑你。

性格很難改變,但心態卻可以左右一切。

當我們在愛情或是生活里遭遇變故或是重創時,可以傷心,但是不要傷情。要勇敢地走出那片暫時籠罩我們的霧霾,而不是過久地停留,誤入迷途。用我們那顆堅韌的心,去撥開層層迷霧,就會發現,代表著奇跡的彩虹,往往都在歷盡鉛華之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