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扣》:年少不知是深情,看懂已是不惑年

哒哒哒 2023/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胭脂扣》改編自著名作家李碧華的同名代表作,分別由張國榮、梅艷芳、溫碧霞等影星主演,由香港著名導演關錦鵬執導,在當年上映時風頭無限,引起巨大的轟動,成為華語電影的經典之作。

影片講述的是張國榮飾演的富家紈绔子弟十二少陳振邦愛上了梅艷芳飾演的妓女如花,在經歷了陳家人的極力反對后,兩人以胭脂扣定情,并約定一起吞鴉片自盡,結果十二少被人救活,在敗光家產后茍且偷生,如花在陰間苦苦等待50多年后,回到陽間在兩名記者的幫助下找到十二少,傷心欲絕的如花歸還了胭脂扣,回到陰間投胎轉世。

第一次看這個片子大概是十幾年前上大學時,當時只覺得這是一部愛情片,癡情女遇到負心男,為愛殉情太不值得。十幾年后再次重溫,才能夠理解當時的如花為何如此執著,拉著愛人殉情,苦苦等候了五十年不死心,依然放棄來生的7年壽命換取陽間的7天去尋找十二少。

在如花心里,從未有一個男人令她如此快樂。如花平素賣的是笑,她的事便是令男人們快樂,令男人們喜歡她,當她遇到一個令她快樂、令她喜歡的男人時,她是多麼的珍惜,多麼的知足啊!如花在十二少為了他放棄一切,卻又終逃不過走投無路的困擾時,才明白:愛,并非一種容易的事情!于是便選擇共同殉情,她相信十二少和她一樣,愿意同生共死,她太相信愛情了,到頭來卻傷了自己。

下面從影片中的幾個細節來看看導演如何為結局埋下伏筆:

一、 小生繆姓蓮仙字,為憶多情妓女麥氏秋娟。見渠聲色性情人贊羨,更兼才貌的確兩相全。

今日天隔一方難見面,是以孤舟沉寂晚景涼天。你睇斜陽照住個對雙飛燕,獨倚蓬窗思悄然。

風流倜儻的十二少第一次見穿男裝的如花,如花正在杯影觥籌交錯間吟唱這首《客途秋恨》,一個是風流小生,一個是多情妓女,才貌雙全璧人一對,然而卻只能天各一方難見面,獨留一人空思念。

當時的十二少正被如花迷得顛三倒四,如花也沒想過自己唱的就是自己的命運。十二少買醉塘西,癡迷如花,他的愛高調熱烈,與旁人迥異,他放鞭炮送如花對聯:「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他送如花一個預示好姻緣的床,惹得眾人艷羨,無論是誰,也經不住這帥氣公子的強烈攻勢,何況十二少當時付出的不光是形式,也是百分百的真心。他愛如花,愛的熱烈,愛的真摯。

然而古往今來,嫖客與妓女的愛情少能完美落幕,大多也是逢場作戲,結局悲涼,著名的杜十娘愛上富家公子李甲,然而任憑如何努力也逃脫不了悲慘命運的束縛,最終被李甲拋棄怒沉百寶箱。若如那潘玉良能遇到潘贊化,那就是妥妥的一件美事了!

二、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如花為十二少換上的新衣服皺了,十二少說:「皺了才舒服。」

如花:「舊了呢?」 十二少:「丟掉。」

如花:「人呢?」 十二少:「一樣丟掉。」

如花抬起頭,十二少:「你怕什麼?你有那麼多種樣子,我丟掉一種,你還有第二種。」

如花:「你會不會幫淑賢帶耳環?」十二少:「會,我還會幫她掏耳朵,一邊掏,一邊想你。」

如花:「你會不會幫淑賢穿旗袍?」十二少:「會,我還會幫她扣鴛鴦扣,不過會一邊扣一邊想你。」

情話好聽,也難以掩蓋十二少喜新厭舊花心的本性。如果是其他理智的姑娘聽到這些話斷不會當真,可能還會埋怨對方三心二意,可在癡情的如花看來,她相信十二少的情話,如同相信他的人,甚至于在黃泉路上癡癡等待50多年,仍然相信十二少只是沒有找到她,她斷然不能相信十二少是茍且偷生之人。

一個小小的胭脂扣,「我一生中,他給我的最好的禮物!」「即使死了,也不離不棄。」看吧,女人就是這麼好騙,為了一份執念,一個小小的禮物,傾盡真心為他而死。

十二少,他并沒有為如花而死,他顫抖著,倒退,整個人倒地昏迷。陳家人傾囊施救,兩個星期后,十二少漸漸蘇醒……名妓癡纏,一頓煙霞永訣;闊少夢醒,安眠藥散偷生。

這便是無情不似多情苦,多情終被無情傷。

三、愛,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花:「我并沒有作正室夫人的美夢,我只求埋街食井水,屈居為妾,有什麼相干?名分而已。」然而封建時代的家長,如何容得下青樓妓女入的門,哪怕是妾也是要清白之身。

十二少為如花離家出走,但一個紈绔子弟,嬌生慣養,未經歷過江湖風險,又沒有錢創業興家,這樣離開家私奔,他總不能餐餐吃愛情。去戲院學戲,遭受白眼非議,如花心疼,當十二少為她放棄這一切,卻又逃脫不過走投無路的困擾時,愛情便成了一件不那麼美好的羈絆。

大概一千萬人之中,才有一雙梁祝可以化蝶。其他的愛情并無想象中的美麗。

繆騫人這樣說:「世上哪有偉大的愛情?可歌可泣的戀愛故事全是編出來的,人最現實,適者生存。」

可能在最后見到年邁落魄的十二少,親手把胭脂扣歸還給自己癡等了50多年的男人,如花才明白,這一切不過是自己欺騙自己,到了圖窮匕見,才終于絕望。就像一條魚,對水死了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