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紅樓夢》:層次越高,越懂得富養自己

li李 2022/11/01

都說讀不盡的紅樓夢,往淺了讀,這是一個院子的兒女情長;

往深了讀,這是一個朝代的盛衰興亡。

無論什麼時候讀起紅樓夢,每每掩卷,心裡總會想:「真有味道!」

這是一期《朗讀者》裡,董卿對 《紅樓夢》的評價。

這本中華古代小說的巔峰之作,裡面蘊含的處事智慧,每一條都受益終身。

誰都希望自己家庭幸福,事業成功,擁有一個開掛的人生。

往往事與願違,功不成名不就,生活過成一地雞毛。

但從不找自身原因,怨天憂人,悲歎現實不公是常態。

俗話說:種什麼因得什麼果,凡事都有因果。

縱觀那些有所成就的人,都能潛心修行,養成良好的習慣。

習慣決定成敗。一個人如果懂得富養自己,做到謹言、通透、善良,走的將是上坡路,會越過越好。

在《紅樓夢》中,有三個人物讓我們明白了這一道理。

富養嘴,人生才能聚富

「喝慣了的水,說慣了的嘴。」嘴不把門,不但惹是生非,甚至會危及生命。

北朝時期賀若敦因為多言,招來殺身之禍,臨死前,將自己的舌頭刺出血,告誠兒子賀若弼一定要謹言慎行。

出言有尺,掌握分寸,是每個人一輩子的修行。

把握的好,不僅讓周圍的人認可,也會得到上級領導的賞識,人脈不錯,運氣也不差。

《紅樓夢》裡就有一位懂得說話藝術的專家,她就是生在「珍珠如土金如鐵」之家的薛寶釵。

在人際關係復雜的榮國府裡,薛寶釵對話語權拿捏到位,得到賈母賞識,眾人喜愛。

賈母為寶釵辦置15歲生日宴會,賈母問她愛聽什麼戲,愛吃什麼。

她說自己「喜熱鬧戲文,愛吃甜爛之物。」

她深知這是賈母的喜好,客隨主便,點了幾樣賈母愛吃的食物,又點了熱鬧喜慶的《西遊記》《魯智深醉鬧五臺山》,賈母果真喜歡。

寶玉對戲不滿,寶釵柔聲細語地向寶玉解釋,並吟誦了《寄生草》,叩擊了寶玉萬類霜天競自由的心靈,讓寶玉喜的拍膝搖頭,稱賞不已。

有人說她在揣摩,討好賈母,巴結領導,倒不如說她善解人意,找到一個平衡點,簡單幾句話,讓眾人滿心歡喜,何樂而不為呢?

孔子說: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站在對方的立場說話,讓人舒服,如沐春風。

而有些人只顧自己痛快,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傷害別人,還自稱心直口快。

散會時,鳳姐說唱戲的小旦像一個人。

寶釵心裡明白,只是一笑不肯說,以免引起黛玉的多心。

史湘雲卻口不擇言的喊了出來,黛玉的自尊受到傷害,轉身離開。

在復雜的人際交往中,我們要懂得:

知人不必言盡,是雅量;責人不用汙言,是素質。

有一回,寶玉嘲笑寶釵胖,體似楊貴妃。寶釵臉一紅,怒氣頓生,並未發火。

她調整了一下情緒,開始反擊:

「我倒像楊貴妃,只是沒有一個好哥哥好兄弟可以做楊國忠的。」

借機把寶玉刺了一下。

恰當好處的語言,不僅維護了尊嚴,還讓對方知錯而心存慚愧,這就是會說的魅力。

但是,閉嘴有時比會說更有威力,是智慧的結晶。

寶玉挨打後,寶釵被哥哥薛蟠氣得哭了一夜。第二天讓黛玉撞見,黛玉誤以為寶釵為寶玉而哭。

挖苦道:

「姐姐也自重些兒,就是哭出兩缸眼淚,也醫不好棒瘡。」

寶釵明知黛玉刻薄她,不解釋,不理會。細節處足以看出一個人的涵養,風度與水準。

《增廣賢文》中說:

「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

話不在多,點到為止;不關己的事,不說為佳。

會說,是一種能力,閉嘴,是一種智慧。人這輩子,用兩年學說話,卻要用一生學閉嘴。

富養心胸,人生才能通透自在

謹言慎行,不隨波逐流,有所為,有所不為。

淡看名利得失,寧靜做自我,從容過生活。

就像宮崎駿的動畫中所呈現的,歲月永遠年輕,我們永遠保持快樂,是最好的樣子。

《紅樓夢》中的賈母,無懼歲月流逝,用閱歷與從容,感悟生命的厚重,活得通透,讓自己優雅的老去。

賈母出嫁前為金陵世家史侯的小姐, 她在賈家從重孫媳婦做起,憑著精明能幹,坐穩了賈家最高領導者的位置。

身處最高位的賈母,不像王夫人冷漠,邢夫人庸俗低級,王熙鳳陰毒刻薄。

而是一位惜老憐貧、雍容寬厚、風趣幽默的慈祥「老祖母」。

面對來賈府打秋風的劉姥姥,歡喜異常的說道:「老親家好。」 「我正想找個老人說說話,這可是緣分到了。」

劉姥姥趕緊賠笑請安,口中說: 「請老壽星安。」

賈母也欠身問好,又讓周瑞家的搬凳子給劉姥姥坐。

這一小小的舉動,體現的是骨子裡的教養與善良,是真正的優雅。

她對劉姥姥是真心實意的好,是生而為人對別人的尊重與關愛,是對最底層勞苦人民的體恤。

蔣勳在《捨得,捨不得》一書中寫:

「柔軟是智慧,有柔軟就有包容,有柔軟就有慈悲。」

凡事想到自己,是本能;把別人放在心上,是慈悲。

在清虛觀,鳳姐打了小道士,賈母心疼地說:

「小門小戶的孩子,都是嬌生慣養的,那裡見的這個勢派。倘或唬著他,倒怪可憐的,他老子娘豈不疼得慌?」

寶釵過生日時,叫人拿果子與小演員吃,並賞錢兩串。元宵之夜,有意暫時停演,讓小演員們吃些熱湯熱菜,然後再唱。

賈母不僅寬厚,還熱愛生活,源于她有趣的靈魂。

大雪過後,寶琴和丫鬟抱著一瓶紅梅在雪地上行走。賈母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韻味,笑著說:

「眼前的這幅景,不就是她屋裡的那幅《雪豔圖》嗎?」

她眼裡有畫,有風景;心裡有詩,有陽光;耳裡有歌,有情懷。80多歲的老太太,活成了個孩子。

天天和孫輩們一起吃喝玩鬧,積極參與孩子們遊戲性的活動。

且說四世同堂猜謎活動,賈母幾次催賈政離席,讓孩子們無拘無束的耍樂。

賈政走後,賈母便道: 「你們可自在樂一樂罷。」

一言未了,寶玉如同開了鎖的猴子一般,頓時歡笑聲充滿整個空間。

在復雜的社會中,若能簡單生活,並保留一顆童心,平淡看待一切,遇見黑暗,仍信仰光明。

在大廈將傾的重壓下,賈母仍談笑風生,帶領眾人享受風雨來襲前的平靜,境界之高深,使人驚歎。

賈母如果沒有一顆通透有趣的靈魂,就不會活得尊貴,活出個福壽雙全的圓滿結局。

作家木心說過:

「真正的成熟是經歷過太多事情之後,可以將自己的心與世俗剝離開來。」

通透是看慣了繁華背後的蒼涼,明白花無百日紅,故能體察他人的不易,看清生活的本質,以玲瓏心對待生活。

富養善念,人生才能贏良緣

很多人一輩子都在計較得失,惦念仇恨。

只有活得通透的人才明白,記或不記不能改變什麼, 唯有選擇善良可以讓自己的心身得到自由。

在美人如雲的賈府,有一位出身卑微,聰明,美麗,能幹的丫頭,可以說是《紅樓夢》裡最善良的人。

她就是王熙鳳的陪房丫頭,賈璉之妾,王熙鳳的得力助手,掌握實權的平兒。

她不仗勢欺人,以權壓人,反而寬容體諒他人,同情弱小,用行動溫暖許多人。

穿著寒酸的劉姥姥第一次來賈府,周瑞家的引見給王熙鳳時卻遇見了平兒,她很客氣: 「叫他們進屋裡來坐吧,在這等著。」

劉姥姥第二次進賈府,因為賈母的善待,臨走時,眾人跟風送物。

平兒也送給劉姥姥幾件衣服,兩塊包頭,一包絨線。這些東西雖沒王熙鳳送的值錢,但話很暖人心:

「衣裳雖是舊的,我也沒大穿,你要嫌棄,我就不敢說了。」

尊重他人,是最高級的善良,善待他人,是靈魂的高貴。

賈璉在外面偷娶了尤二姐,平兒聽說後告訴了王熙鳳。

尤二姐被王熙鳳弄進榮國府,善待幾日,開始傷害,平兒為此後悔不已。

平兒背著王熙鳳,對尤二姐格外照顧,時常拿些好吃的送去。

尤二姐一離開,平兒偷出二百兩碎銀子給賈璉,為尤二姐治喪。

這對于尤二姐還有賈璉都是一個安慰,她因此而成為賈璉的知心人。

對于貧苦出身的平兒,更能理解下人的悲苦,背後裡經常施恩給下人。

怡紅院的芳官倚仗著寶玉的寵愛,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把好友柳五兒介紹進怡紅院工作。

還把玫瑰露隨手送給柳五兒,用茉莉粉代薔薇硝扔給賈環。

導致趙姨娘上門來,引發事件,柳五兒和柳嫂子被關押。

此刻,王熙鳳生病,平兒圓滿處理此事,不僅顧及了探春的體面,又避免彩霞、芳官等下人受懲罰。

處理完後,鳳姐要把太太屋裡的丫頭叫來,讓她們墊著磁瓦子跪在太陽地下,茶飯也別給吃。

平兒勸道:

「何苦來操這心,得放手時須放手,什麼大不了的事,樂得不施恩呢?」

這才使柳家母女免去一場災難。

正如小廝興兒對平兒的公正評價:

「為人很好,雖然和奶奶一氣,她倒背著奶奶常做些好事。我們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過的,只求求她去就完了。」

興兒的話,代表賈府下人對平兒的認可和讚揚。

她有色有才有德,幫助別人不求回報,沒有利益的牽絆與束縛,能顧及別人的感受,周全他人的心態,替別人著想,是真正的善良。

善良是骨子裡的一種高貴,無論處在何種環境下,願我們每個人心懷善念,使自己活成一個靈魂高貴的人。

富養自己,人生方得圓滿

人在世上只活一次,我們要活的有模有樣,即使不成名,不成功,也要活出精彩。

那就盡力做到謹言,積口福,少爭端。

不會說的少說,不該說的閉嘴。千萬不可圖一時口快,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看淡一切,不爭不搶,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每天有個好心情,自然風清日朗。

人生短短幾個秋,不論是功成名就,還是平平淡淡,都要在歲月裡修得一份平常心和慈悲善良。

願我們從現在開始,做好這三件事,富養自己,人生方得圓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