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每個女人都要勇敢做自己】三毛:一個奇特的女子,半世奔走天涯,聲譽永留人間

delightW11 2022/11/08

三毛,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奇女子,才子才女滿大街都是,三毛確實是個才華橫溢的女子,但我更愿意形容她為奇女子。在她的一生中,有義無反顧的愛情,有勇氣可嘉的出走生活,有敢于做自己的人生。

她的作品,每讀一遍,都會有不一樣的感悟,每讀一遍,都會為她那獨具個人特色的寫作風格而傾倒。

01原來每一個才女都會有自己的異想天開和鐘情的一本書

三毛所在的年代很有紀念意義: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南京解放;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但是國民政府的統治就此結束,海峽兩岸便開始了一場分離。

三毛一家先在建國路的朱厝侖居住,后又搬到了松江路,自那時開始便在台灣扎根。

那時三毛的父親和伯父的律師事務所都沒有很大的收入,三毛祖父的財產早就在戰亂中散盡了,靠著兩個男人做律師的收入來維持十幾口人的家庭生活用度,非常難。

三毛那時年齡小,讀的是國民中正小學。雖然三毛年紀小,但學業沒有落后,很早地接觸了閱讀,天真地認為是編教材的人把小孩當傻瓜,把書編得太簡單了。還走進老師的辦公室,建議學校讓編教材的人編得再難一些。老師很生氣地呵斥了她,讓她不要異想天開。

每個孩子都會有異想天開的時候,而這卻激發了三毛的靈感。常常把在路上看到的一個彈珠、一顆狗牙、一個美麗的香水瓶、一個皮球……她把這些破爛全部帶回家,洗洗曬干,變成了私人的藝術收藏。

三毛的父母也很開朗,并不阻止三毛的行為,甚至覺得女兒太過于節儉,勸她要舍得花錢,別像老太太一樣一塊布用半輩子。三毛的這個行為一直持續著,漸漸地,撿東西由最初的好奇變成了習慣,最后變成了獨具慧眼的藝術欣賞。而這也三毛有了要當一個拾荒者的夢想,并把它寫進了作文里。

三毛還很自豪地在全班同學面前朗讀:「我長大了,要做一個拾破爛的……」老師沒想到三毛會寫出這樣的文章,拾荒是多麼卑微的事,這哪里可以當成夢想,但三毛不這麼認為。

三毛重新改寫了文章,在她心里,除了拾破爛,還有夏天賣冰棍的、冬天烤紅薯的、門前賣竹竿的、街口擺醬油攤子的、中藥鋪開藥匣子的都是她的夢想,所以再次寫下的文章,便圍繞這些展開。

老師畫了很多紅叉叉,讓她回去重寫,迷茫的三毛只好胡亂地寫道:「我長大了要當醫生,拯救萬民……」這一次老師終于滿意了,并且很感動。

三毛的家庭生活充滿了愛,大人重情義,孩子們之間很友愛,尤其是孩子們的興趣愛好相互影響,成為了三毛一生最寶貴的財富。

比方說哥哥姐姐們愛好讀書,訂閱了《學友》和《東方少年》,這也是讓三毛開始愛上閱讀的時候。

雜志每月出版一次,三毛很是期待。先前她只看注音版的圖畫書和報紙,這些大孩子的書,將她帶入了新的世界。不認識的字,哥哥姐姐們又樂意教,她也就讀得越來越認真,品位也越來越高。后來,雜志不再夠看,她開始翻堂哥們的書。三毛和二堂哥最要好,二人同屬家中的老二,性格興趣都很相投。

她看到了很多陌生作家的書:魯迅、冰心、老舍、巴金……三毛先后讀了魯迅的《風箏》、老舍的《駱駝祥子》、冰心的《再寄小讀者》等一批五四時期作家的作品,其中魯迅的《風箏》讓她最感動。這個故事與三毛和大弟的感情雷同,撕裂風箏的情節像極了她少女時代給弟弟頭上的一擊。

在當時有一家建國書店成立了,而且這還是一家可以租書的商店。在這里三毛先讀了美國作家勞拉·英格爾斯的描寫美國西部生活的全套的故事書,之后跌入了《紅花俠》《三劍客》《基度山恩仇記》《堂吉訶德》《飄》《簡·愛》《傲慢與偏見》《咆哮山莊》等系列小說的海洋。

和張愛玲一樣,三毛遇見了讓她鐘愛一生的《紅樓夢》。每當老師轉身在黑板寫字,三毛總會偷偷拿起來看。

蔣勛老師說《紅樓夢》是一本佛書,這話適合三毛。三毛對紅樓的熱愛,亦是如癡如狂。她終悟得無常,紅塵一夢,絕世而去。時也?命也?運也?無人可以說清。

02奔向撒哈拉,奔向有世間最美卻有缺憾的地方‍

《撒哈拉的故事》是我初識三毛的一個開始,三毛讓我很震驚,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勇敢的女子跑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撒哈拉沙漠,那里的生活環境差,生活習慣不同,如果過去了,還不知道能否適應呢?

可是三毛什麼都不管,她就這麼去了,身邊還有一個愛她的男人——荷西。

荷西對三毛的愛是包容的,是寵溺的,他說:「我就是要你‘你行你素’,失去了你的個性和作風,我何必娶你呢!」

于是,三毛和荷西認識了七年之后結婚了。

在撒哈拉生活的日子里,雖然遇到了物資不齊全,環境惡劣,出行不便,但有愛的日子也不無聊,況且三毛還是個善于發現生活樂趣的人。

也許撒哈拉沙漠很少有中華人來吧,這邊的醫療技術不齊全,有時非洲鄰居有小痛小病的都會來向三毛討藥。本身三毛也是一個生病不喜歡看醫生的人,走到哪里都會隨身帶一大紙盒的藥, 時間久了就積累了一點治小病的心得。

當地的婦女也跟三毛一樣生病了也不看醫生,原因是醫生都是男的,而這些婦女終日戴著面紗,她們情愿病ㄙˇ也不能給男醫生看,三毛覺得既然ㄙˇ也不看醫生,那不致命的小毛病就幫忙一下,給她們減輕痛苦,還可以消除在沙漠生活的寂寥,也是一舉兩得。

三毛在撒哈拉沙漠懸壺濟世的這段時間,認識了好多人,有十歲的姑卡,她要出嫁了,看到這里我很震驚。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本是還在學校里識文斷字的年紀,本是還在跟小朋友玩耍的童年,此刻竟然要結婚了。

在姑卡出嫁之前的半個月,她的大腿內長了一個紅色的癤子,她的父母都不懂,也不愿送她去看醫生。三毛只好試試用黃豆。

「我將黃豆搗成的漿糊倒在小碗內,一面說「我是非洲巫醫」,一面往姑卡家走去。那一日我將黃豆糊擦在姑卡紅腫的地方,上面蓋上紗布,第二日去看癤子變軟了,我再換黃豆涂上,第三日有黃色的膿在皮膚下露出來,第四日下午流出大量的膿水,然后出了一點血。我替她涂上藥水,沒幾日完全好了。荷西下班時我很得意地告訴他:「醫好了。」「是黃豆醫的嗎?」「是。」「你們中華人真是神秘。」他不解地搖搖頭。」

在撒哈拉沙漠的這段日子里,三毛有荷西的陪伴,有非洲居民的陪伴,一點也不孤單,生活在撒哈拉沙漠是一件很酷的事情,但三毛這個女人跑到這麼遠的地方,讓我更加地欽佩她。

03半世奔走天涯,雖離開許久,卻一直思念你

一九九一年一月四日,著名作家三毛在台北的榮總醫院的衛生間內自ㄕㄚ,享年四十八歲。

三毛走了,走得很安詳,她走后的台北,天空都籠罩著濃重的哀傷。

在葬禮上,這些民歌達人為她唱起哀歌。她靜靜地躺在鋪滿玫瑰花的水晶棺里,穿著她最喜歡的綴有黃玫瑰的衣服,身旁是她傾情一生的《紅樓夢》。

倪叔叔為她寫下了:

「半世奔走天涯,情懷俠義,聲譽永留人間;一生馳騁藝壇,彩筆珠璣,文名長駐寰宇。」

很多人都在試圖找尋三毛離開的原因,但都沒有結果,其實對她最好的結局,就是心里想著她,但不要去打擾她,她選擇離開,也許是她經過深思熟慮后的決定。尊重她,她有這個權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