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劉震云《一地雞毛》:生活沒有高尚主義,不過都是一地雞毛

delightW11 2023/01/07

生活是什麼?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是父母、孩子、妻子、菜籃子,幾乎所有人,都不得不與這些東西打交道。

這就是生活的一地雞毛,只要活著,大多相似。

不同的是,有人能在這一地雞毛的生活之中,活出詩意和美好,能夠把簡簡單單的生活, 活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有人卻被生活推著走,困于這一地雞毛之中,不敢談遠方,不敢談理想。

這就是人生境界各有不同。

同樣是種地,陶淵明就能種得平靜又滿足,可是他的鄰居卻語重心長地勸他,種地苦,不是一條好出路,讀書人應該出去找份好差事。

在這人間,生活大多相似,但人與人之間,境界不同,同樣的生活環境也就有不同的樣子。

01

有人說,生活沒有高尚主義,不過就是一地雞毛。

劉震云的小說《一地雞毛》,就是拋開了那些高尚主義,將一地雞毛的生活展現在我們面前。

小說一經發表,獲得了各種獎項,被稱為新寫實主義,因為他寫的,就是很多年輕人生活的樣子。

小林排了好久的隊,終于買到一斤豆腐,每次排隊,小林總要對著長長的隊伍咒罵一聲:「天底下窮人家多了真不是好事。」

今天小林買到了豆腐。

卻因為急著去趕上班的公交車,忘了把豆腐放在冰箱里,等到晚上下班回來,豆腐已經餿了。

老婆回家看見豆腐餿了,氣得把家里的保姆罵了一頓,可保姆也不買賬,還嫌小林家工資低、伙食差,鬧著要辭職。

保姆不買賬,老婆就將氣全撒在小林身上,小林在單位受了氣,心里也不爽,但他知道,只要他一頂嘴,鐵定得大吵一架,制造更多的疲勞空氣,于是忍著氣說:

「算了算了,怪我不對,一斤豆腐,大不了今晚不吃。」

可是小林又實在氣不過,說老婆一斤豆腐就上綱上線,還把老婆打碎暖水壺這種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拉扯出來。

這一說,老婆也不服氣,將小林之前的各種錯事也搬了出來。

原來,老婆在單位也受了氣,各種不爽,在單位受了氣不敢說,只能回家把氣撒回來。

人這一生,大多數時候都在為「吃飯」而努力,而人生這一地雞毛的事情,大多與「吃飯」有關。

很多人都因為這吃飯的事情,一生忙忙碌碌,一家吵吵鬧鬧。

02

小林夫妻得知有人偷水用,他們也跟著偷了幾桶,後來小林覺得太猥瑣,就堅決不偷了。

小林和老婆都是大學畢業的人,兩人都在單位上班,工作穩定。

干了偷水的事情,無法心安理得。

如今,查水表的老頭來了,小林夫妻心里,七上八下的,害怕事情敗露,老頭一月查一次水表。

這一次,老頭查完水表,沒有直接離開,而是一屁股坐在小林家的床上,接著就說偷水的事情,雖然老頭沒有說誰,也未必知道小林家偷水,但聽到老頭這樣說,臉色還是一赤一白的。

但這事沒法承認,于是小林就硬著頭皮說,家里堅決不干這種事情,雖然窮,但窮有窮的骨氣。

在這件事情上,夫妻兩人觀點一致,小林老婆也幫小林搭腔,說誰反映了這事,就證明誰偷過水,不然怎麼會知道偷水的辦法,這是賊喊捉賊。

老頭走了,小林夫妻心里都有些慚愧,餿豆腐的事情就過去了。

剛畢業那幾年,小林睡前還會看看書,寫寫讀書筆記,可是現在,一天看著老婆孩子,想著工作,一頁書都不想翻,什麼宏圖大志,什麼事業理想,都是年輕時候的事,現在,被生活打磨得差不多了,就都成了狗屁。

小林的老婆小李,剛畢業的時候身上還有些詩意,愛干凈,連見人都很靦腆,和她在一起,小林連講話都會注意語言,可如今,那個帶有詩意的姑娘,變成了一個愛嘮叨、不梳頭,還學會了偷水。

想當初,他們也都奮斗過,有過事業和理想,也挑燈夜讀過,可是後來,這些全都成了狗屁,為了房子,為了孩子,他們已經談不起理想了。

世界很大,可他們需要應對的,就那麼一點,人很多,經常需要應對的,也就那麼幾個而已。

那一地雞毛的生活,其實也就是那麼幾件破事而已。

03

被生活一番折磨后,小林覺得,年輕時有理想,那是不懂事,是幼稚的表現,現在沒了理想,才是真正成熟了。

這天早上,小林準備去賣豆腐,可是老婆卻告訴他,想換一個單位,因為每天上班,沒有班車,往返一趟,得三四個小時,每天早上披著星星出去,晚上頂著月亮回來。

老婆以前就想換單位,但換單位比較麻煩,小林勸老婆先湊合著,這話一說,老婆就怪小林沒本事,沒本事的男人才讓老婆湊合。

為了換一個單位,他們也去找關系,可是找了老張,又去找老李,聰明反被聰明誤,反而把事情搞砸了。

事情告了一段落,但餿豆腐事件之后,老婆又重新提出調單位的事情,這次打算送禮,但是貴的舍不得,便宜的拿不出手,最后看見超市有活動,飲料促銷,就買了一箱飲料。

結果,禮沒送出去,飲料自己拿回家喝了幾天。

工作沒調成,但有了班車,小林老婆也就沒什麼說的了。

可生活的事情,卻不這麼簡單,一波剛平,一波又起,麻煩的事情總是不斷。

孩子病了,夫妻先是相互責備,去醫院買藥又很貴,每次給孩子看完病,都覺得上了一次當,最后直接把成人藥片給孩子吃,幸好孩子吃完就好。

要是沒有能力超越這些東西,就只能被這些瑣瑣碎碎的麻煩事左右。

04

小林老婆以前很愛干凈,愛吃炒肝,可是現在連一碗炒肝都舍不得吃。

那天,小林給老婆買了一碗炒肝,老婆給孩子吃了兩塊,孩子咬不動就吐出來,小林老婆直接撿起來扔進自己的嘴里。

一碗炒肝,讓這對小夫妻感覺自己又浪漫了一把。

孩子可以入托兒所了,把保姆辭退的那天,小林夫妻很高興,覺得能省下不少錢,這一地雞毛的事情,大多都是因為錢。

可是孩子上幼兒園的事情,又把這對夫妻難倒了,他們想讓孩子去最好的幼兒園,可是那里的孩子,大多都是有關系的,小林沒有關系,想送禮都沒地方送。

他們很討厭鄰居,可到最后,孩子上幼兒園的事情,偏偏是鄰居為了自己的孩子有伴,幫小林也搞到一個名額,孩子這才進了幼兒園。

可小林夫妻心里,卻覺得自己矮了鄰居一頭,每次見面笑著打招呼,背后就開始說人家壞話,說是上了當,不該讓孩子去,因為讓孩子去那個幼兒園,就像讓自己的孩子給鄰居的孩子做陪讀。

但幼兒園也不能不讀,于是就忍著,繼續表面笑著,背后咒罵。

冬天,北方要囤白菜,小林年年買,年年都感覺自己上了當,今年已經決定不買了,可是單位說買白菜的錢可以報銷,小林就買了幾百斤放著。

生活就是柴米油鹽,幾乎人人如此,不同的是,有些人的生活,就是柴米油鹽,久而久之,身上都有了一股油膩味。

05

有一天,小林去買鴨子,付錢的時候,才發現賣鴨子的,竟是自己的同學小李白。

上學的時候,小林和小李白都喜歡寫詩,小李白才華橫溢,一天要寫三首詩,瀟灑至極。

小林問小李白,還寫詩沒?

小李白說:「那是年輕不懂事,詩是什麼?詩是搔首弄姿混扯淡,如果現在還寫詩,不得餓死?」

兩人現在都結了婚,有了孩子,更加不敢談詩。

小李白打算出去幾天,想讓小林幫忙看攤子收錢,一聽說賣鴨子,小林心里是拒絕了,可是回家和老婆一說,又想到下班后看兩個小時鴨子,就有那麼多錢,和錢相比,面子是什麼東西?

小林答應了,買了九天鴨子,賺了一筆錢,夫妻兩人都很開心,恨不得能一直賣下去。

小林在單位上班,查水表的老頭來請他幫忙,帶著「賄賂」小林的禮物,小林看著是一個幾百塊錢的微波爐,收了禮物,幫人辦了事。

曾經的詩和遠方,都成了扯淡和鬼混,曾經的清高和面子,在錢面前,都變得一文不值。

落在生活里,活得不敢談理想。

在他看來,改變生活不是沒有可能,只要加入其中就可以了。

確實, 很多東西,只要妳愿意加入其中,慢慢的就會習慣的,習慣了也就自然了,自然了也就等于承認了。

人活著一輩子,大多數人都會加入生活,然后慢慢習慣生活,只要覺得這一地雞毛是正常的,就已經習慣了這一地雞毛。

06

托爾斯泰說:「幸福的家庭大多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

在一地雞毛的生活里套用這句話說,一地雞毛的生活大多相似,活得不同的人都是因為境界各有不同。

在相同的物質條件下,不同的人,能將生活過成完全不同的樣子,有人有本事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有人又能把一手爛牌,打得越來越好,不是因為生活本身有什麼不同,而是因為人的認知和格局的不同。

一個人的境界,就決定了他能把生活過成什麼樣。

成年人的生活,大多都是一地雞毛,都是那一堆瑣事,真正懂得生活的人,往往能將這一地雞毛的生活過出詩意和美好。

所謂詩意,并僅僅是鮮花和書本,并不只是滿世界去尋找美麗的風景,并不僅僅是看到美麗的景色發幾句人人都會的感慨,而是一種對于生活的態度,那是一種從平淡生活中發現美好的能力,那是一顆能夠從一地雞毛中看見平靜和溫暖的心靈。

放眼望去,很多能夠人生過成向往的樣子的人,并不是因為他們多麼富裕,而是因為他們本身具有發現、創造美好的能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