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巴爾扎克《幻滅》:為什麼有的人長得好看,卻過不好這一生

delightW11 2022/10/30

巴爾扎克是「現代法國小說之父」,也是一位極高產的作家。

他一生創作了91部小說,塑造了2400多個栩栩如生的人物。

其中,巴爾扎克自認寫得最好的作品,是出版于1843年的《幻滅》。

他足足耗費8年時間,描繪了主人公呂西安和好友大衛、大丹士,在險惡社會中追逐夢想的歷程。

身為詩人的呂西安明明相貌英俊、才華橫溢,握著一手好牌,卻落得個夢想破滅、遭人唾棄的下場。

聰慧過人、持之以恒的發明家大衛,明明創造出了不起的發明,卻沒能享受到勝利的果實。

反倒是外表平平、窮困潦倒的作家大丹士,看似毫無出人頭地的希望,最終卻功成名就。

三個年輕人的迥異結局,讓我想起了路遙的一句話:

「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只有幾步。」

那些看似無關緊要的選擇,無傷大雅的錯誤,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徹底顛覆你的命運,讓你滿盤皆輸。

該努力奮斗時,不要貪圖安逸。

十八世紀的法國安古蘭末,有位相貌英俊的青年詩人叫呂西安。

他的父親早早患病去世,只留下他和母親、妹妹相依為命。

為供他讀書,身為落魄貴族后裔的母親跑去照顧產婦,妹妹也當上了洗衣女工。

畢業后,他投身文學創作,寫出了幾篇好詩,在當地小有名氣。

憑借出眾的外表和文采,他還吸引到了喜好文藝的貴族巴日東太太。

在巴日東太太的追捧下,呂西安愈發自命不凡,甚至幻想借助對方的愛而躋身上流社會。

好友兼妹夫大衛也很欣賞他的才貌,擔心他在安逸中消磨斗志,便勸他拒絕無意義的社交,專心精進寫作水平。

他卻不以為然,一心想利用自己的美貌,征服巴日東太太的心,從此平步青云。

他不再認真讀書、寫詩,天天跑到巴日東太太家應酬,在賓客的贊美中忘乎所以。

后來,因二人的私情傳得沸沸揚揚,巴日東太太提議帶他去巴黎避風頭。

一聽要去大城市,呂西安欣喜若狂,幾乎徹底荒廢學業,花費全部精力來討好對方。

結果剛到巴黎,巴日東太太發現像呂西安這樣有才有貌的年輕人數不勝數,便無情地拋棄了他。

當呂西安連人帶行李都被趕出高檔旅館時,他才后悔沒有留在家鄉好好創作。

而造成如此窘迫的局面,是因為他把美貌當成了上位的資本。

殊不知,對大多數人來說,真正的資本是實力,最寶貴的財富是時間。

人生是一場春種秋收的過程,先灑下汗水、汲取養分,而后才能收獲累累碩果。

該積蓄力量時敷衍了事,該打磨本領時投機取巧,只會白白辜負自己的一手好牌。

該厚積薄發時,不要急功近利。

呂西安跟巴日東太太分手后,搬進了大學附近的貧民窟。

口袋空空的他,向出版社推銷自己的小說和詩集,卻四處碰壁。

此時,他遇到了同樣處境艱難、懷才不遇的年輕作家大丹士,兩人一見如故。

大丹士勸慰呂西安:「一個人要偉大,不能不付出代價,天才的作品是用眼淚灌溉而成的。」

他還時常與呂西安討論寫作題材,并幫忙動手修改、潤色了呂西安的作品。

在對方的指導下,呂西安的創作水平突飛猛進,只要繼續堅持下去,就一定能大有作為。

起初,呂西安燃起雄心壯志,決定在文學道路上一心一意地堅持下去。

但他身上沒有苦行僧般的耐性,無法忍受成名前的清苦和孤寂。

隨著手里的積蓄越來越少,他開始厭倦日復一日讀書、寫作的單調生活。

大丹士和大衛了解他的性格,一個以身作則,鼓舞他繼續努力;一個給他寄錢,為他緩解經濟壓力。

然而,看到小說遲遲無法出版,他還是萌生了放棄文學的念頭。

最終,他不顧大丹士的勸阻,舍棄清心寡欲的修行,轉向了來錢快的新聞行業。

成長是一個漫長且艱辛的過程,經反復打磨,歷歲月積累,才能實現一鳴驚人。

孟子曾說:

「有為者辟若掘井,掘井九軔而不及泉,猶為棄井也。」

人生好比挖井取水,挖到一半還沒看見水時就放棄,只能掘出一口廢井。

做事圖快不圖深,求急不求穩,到頭來只能一無所獲,永遠成不了大器。

有超出常人的才華,更要有耐住寂寞的意志,才能讓你立于不敗之地。

該腳踏實地時,不要走上捷徑。

彼時的新聞界如同名利場,良心、道德、底線在利益面前,統統不值一提。

呂西安也同流合污,為謀名利,他顛倒是非黑白,短期內就混成巴黎社交場的名人。

他開始縱情聲色,忙著應酬、打牌、與女演員高拉莉尋歡作樂,甚至迷上ㄉㄨˇ博。

沒過多久,他那點兒才情就被奢靡的生活消磨殆盡,還欠下了一大筆ㄉㄨˇ債。

幸而高拉莉是真心愛他,愿意出錢幫他還債,靠演戲供他生活。

若呂西安此時認真反省自己,戒掉種種惡習,完全可以重新回歸正途。

可他本就薄弱的意志力,已被紙醉金迷的喧囂腐蝕,他只想找個快速成功的路子。

他打算改為母親的貴族姓氏,找位貴族小姐結婚,再謀個一官半職,成為上流社會的一員。

昔日情人巴日東太太,在聚會上聽說他正向王室申請改姓,便借此設下圈套,想將他趕出巴黎。

巴日東太太以幫助他為誘餌,讓他寫文章挑起黨派紛爭,引發了同行對他的攻擊和謾罵。

暗地里,巴日東太太又指使別人寫了篇諷刺掌璽大臣的文章,并四處造謠稱是呂西安所寫。

結果,掌璽大臣氣得撕掉了準許呂西安改姓的詔書,各大報社也都不再跟呂西安合作。

高拉莉也受到牽連,失去了劇院的工作,最終因傷心過度而去世。

呂西安用大衛的名義偽造了一張期票,并變賣所有家當,才勉強還上債務,安葬情人。

但他此時在巴黎已聲名狼藉,又身無分文,只能灰溜溜地逃回家鄉,躋身上流社會的夢想徹底破滅。

想起《培根論人生》里的一句話:

「人生如同道路,最近的捷徑通常是最壞的路。」

捷徑往往深埋著隱患,它隨時會爆發出來,摧毀你所擁有的一切。

一步登天看似輕松省力,實則一不留神踏錯便是萬劫不復。

只有雙腳踩在地面上,才能用一個個腳印串聯起璀璨廣闊的未來。

抬頭看路時,別只顧著埋頭苦干。

呂西安回到家鄉后,才得知因為偽造期票的事,差點害得大衛進監獄。

大衛的父親是當地有名的財主,卻自私自利,視財如命,只分給兒子一家效益很差的印刷廠。

大衛和呂西安的妹妹結婚時,父親拒絕幫他翻新住宅,他只好四處借錢,背上了一身債務。

看到妻子剛過門就跟著自己吃苦,他下定決心要通過發明創造發一筆財。

他不乏恒心和毅力,卻過于天真,缺乏社會經驗,只顧埋頭做事,從不關注外界的變化。

自從計劃發明造價更低、質量更好的紙張后,他就一頭扎進實驗中,對于外界的世事從來不過問。

妻子只好接過印刷廠的生意,獨自應對同行的瘋狂打壓,導致賬面一再虧損。

他的學徒也被競爭對手拉攏,泄露了他發明紙張的秘密,與之謀劃奪取他的專利。

大衛絲毫沒有察覺到身邊人的虎視眈眈,依舊天天躲在家中做實驗。

呂西安以他名義偽造的期票到期,法院起訴他還錢時,他也沉浸在發明中一拖再拖,給了對手可乘之機。

對方找來律師算計他,把期票的金額翻了四倍,他根本負擔不起,只能眼睜睜去接受法院的刑罰。

最終,雖然他的發明大獲成功,他卻為免受牢獄之災,被迫低價轉讓了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來的專利。

一個人有才華傍身,有毅力護航,卻沒有洞察世事的智慧,依然得不到成功的垂青。

人是無法脫離環境而獨立存在的,及時與外界交流,留意外界環境的變化,才能避開重重危險,抓住機遇。

敏銳洞察生活百態,及時調整生存策略,至少能比別人走得快十倍。

而只顧盲目地埋頭趕路,卻只會被世間險惡絆得人仰馬翻。

書中唯一得償所愿的人物,是呂西安在巴黎的朋友大丹士。

他既無呂西安的美貌,又無大衛的產業,卻擁有三把打開成功大門的鑰匙。

首先,是扎實的真才實學。

他精通語言的運用,熱衷于研究哲學和心理學,并能通過思考總結后運用到寫作中。

他有能力完成內容厚重,語言優美的作品,也能為呂西安的小說寫出精妙絕倫的序文。

轉行當記者的呂西安,原本打算為了利益批評大丹士新出版的小說。

但他讀完后卻不得不承認,這是近代文學中最美的一部,他根本挑不出任何瑕疵。

其次,是不屈不撓的毅力。

為了寫出深刻的好作品,大丹士幾乎舍棄了所有世俗的欲望。

他衣著樸素,飲食簡單,租住只有幾件舊家具的房子,從不為衣食住行的瑣事分心。

他偶爾會寫些有報酬的稿子,但僅為滿足生活之需,大部分精力仍用在創作上。

除了忍受清貧之外,他還經得起同道的毀謗和出賣,以及不被人認可的辛酸和委屈。

他曾推心置腹地對呂西安說:「只要你的作品寫得好,就算碰上一百個釘子又有什麼關系呢!」

最后,是擅長處世的智慧。

身處燈紅ㄐ丨ㄡˇ綠的巴黎,光憑個人的力量,很難始終保持初心。

因此,他想出了互幫互助的方法,與8位志同道合的年輕人組成團體。

他們會督促彼此認真工作,踏實學習,在交流中共同進步。

要是誰遇到了經濟上的麻煩,其他人還會籌錢助其挺過難關。

一個人也許走得很快,但一群人才能走得更遠。

他在大家的扶持下得以安心創作,最終成為了赫赫有名的大作家。

有句話說:

成功就是用正確的方式做了正確的事情。

仗著天賦甚高而不勤勉努力,只能因實力有限而與大好機會失之交臂。

兼具才華和意志卻不諳世事,只能在殘酷世事中處處碰壁、敗下陣來。

想把夢想變為現實,必須在優勝劣汰的激烈競爭中拔得頭籌,于槍林彈雨的社會叢林中全身而退。

有證明自身價值的籌碼,也有抵御外界考驗的能力,才能寫就你想要的結局。

《幻滅》中的三位年輕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作者巴爾扎克的影子。

二十歲出頭時,他貪慕虛榮和安逸,放棄成為偉大作家的目標,為牟取暴利而寫粗制濫造的流行小說。

賺到第一桶金后,他又急功近利地轉行經商,一門心思想靠開印刷廠發財,卻經營失敗、背上巨債。

到了而立之年,他終于幡然醒悟,認真打磨作品,堅定不移地為寫作獻身,寫就了一部部傳世經典之作。

他將自身經歷滲入筆下的故事中,力圖證明一個道理:

一個人想在社會上有所成績,才華、毅力和處世智慧,樣樣都不可或缺。

若空有與生俱來的才能,卻沉不下心來持續精進,終究會一事無成;

而只有技能和意志力,卻缺乏洞若觀火的明智,人生也難以一帆風順。

巴爾扎克曾說:

偉大的人物都是走過了荒沙大漠,才登上光榮的高峰。

美貌易消逝,天賦需打磨,只有百折不回的信念,戰勝艱險的智慧,能將你渡往金光閃閃的未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