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家庭最大的悲哀,不是沒錢,而是不會「談錢」

小柚子 2023/10/01 檢舉 我要評論

成家、養家、持家,都離不開錢。

很多人把狠狠賺錢,當成家庭的第一要務。

尤其是中年人,要是缺錢了,就得膽戰心驚,房貸會逾期,子女讀書有困難,夫妻會吵吵鬧鬧,父母也可能跟著受苦。

久而久之,我們就有一種錯覺,有錢了,家庭就興旺了。

劇作家菲爾丁說過:「把金錢奉為神明,它就會像魔鬼一樣降禍于你。」

把錢看得太重了,人生就會被金錢奴役,家庭也是如此。

有正確的金錢觀,能夠做金錢的主人,家庭才會富起來,持續向好。

不難發現,一個家庭最大的悲哀,不是沒錢,而是不會「談錢」。

01

不談錢的家庭,花錢就沒有章法。

只要錢在口袋里,就隨便花吧。一旦家庭有了這樣的征兆,就肯定會變窮。

每到月底或者年底,口袋里是空空如也,但是錢去哪里了?卻說不清。大家花了太多的冤枉錢。

北宋的宋徽宗,繼承了祖宗的豐厚的家業。

人若有了錢,口袋就叮叮當當作響。皇帝也不例外。

對于朝政,宋徽宗的興趣不大,他更像一個文藝青年,帶頭收集奇異的東西,游山玩水。

很長時間,他愛上了「簪子」。《東京夢華錄》里記載 :「駕回則御裹小帽,簪花乘馬,前后從駕臣僚,百司儀馬,悉賜花。」

皇帝喜歡的東西,文武百官自然會喜歡,而后天下群眾也喜歡。

為了追逐所謂的潮流,天下人都迷失了方向,把奢靡當成了理所當然。

一些不喜歡「簪子」的大臣,宋徽宗就變著方法,改變他們的觀點——給他們發翠葉金花,并且要求上朝時,主動戴上。

詩曰:「牡丹芍藥薔薇花,都向千官帽上開。」

一群大臣,頭頂的帽子上,都有金子。看起來很威風,其實是鋪張浪費。

宋徽宗還喜歡奇石。很多大臣,為了討好,就從各地收集石頭,送到京城。

有官員為了送石頭到京城,把河道上的橋梁拆毀,根本就不管民生,也不管花多少錢。

辛辛苦苦多年,宋徽宗有了萬歲山,但是在他的手里,斷送了江山。

想一想,皇家的財富,都可以敗光,普通的家庭,又怎麼經得起折騰呢?

古人告誡我們:「薄福之人過享其福,必有忽然之禍。」

人的福氣是有定數的,你野蠻地去追求,反而是過猶不及了。

一家人,不會談錢,那就有好幾種禍害在候等。

其一,花錢沒有章法,導致一些重復建設,家里買的東西,也是雜亂的。

比方說,夫妻去買菜,沒有提前溝通,丈夫買了蘿卜,妻子也買了蘿卜。導致蘿卜在近幾天都吃不完,就浪費了。

還比方說,男人有錢了,就自己去買房子,之后才告訴妻子。妻子對房子很不滿意,這是花錢買罪受。

其二,不談錢,就不知道錢的來源,到底有多苦。

誰都不會體諒賺錢的人,還以為賺錢很容易,因此賺錢的人,也會心寒。

其三,不談錢,就無法看清家底。等錢都花光了,才恍然大悟,肯定是已經太晚了,要東山再起,不容易。

其四,每個人都把錢藏著掖著,就會彼此猜忌。

私心太重的人,處處考慮自己,而沒有家庭觀念。要是什麼都管好自己,還成家干嘛呢?家,變成了空殼。

02

好好談錢的家庭,才懂得花錢,也能存錢。

和宋徽宗對比,宋太祖的管家模式,就靠譜多了。

作為開國皇帝,宋太祖接手的,是一片貧瘠的土地,但是他安排大臣到各地去修建水利,鼓勵群眾開荒種地,還治理黃河。

他還下令,各地每年所收的民租和專賣收入,除地方支用外,一律運往京師。

經過多年的努力,有了「建隆之治」。

在家里,宋太祖帶頭節儉生活。

他的女兒穿上了帶著孔雀羽毛、藍色翡翠的衣服。被他要求脫下。

宋太祖說:「公主穿得絢麗,百姓就會模仿。這樣的話,天下就開始奢靡了,如何治理?」

古人云:「傳家兩字曰讀與耕,興家兩字曰儉與勤。」

很多家庭,都可以白手起家,其根本原因,不一定是收入大幅上漲,而是「精打細算」。

根據家庭的收入情況,算一算開銷情況。看看哪些開銷,是不必要的。就算一個月收入兩千,都能有存款兩百。

在賺錢的同時,學會談錢,家庭變富,就能穩步推進。

首先,談一談工作分配,每個人根據自己的特點,去做點什麼,家庭收入很快就會漲上來。

沒有技術的夫妻,去打工,月入萬元,也不是不可以。若是兒女也能賺錢,家庭收入就更多了。

然后,談一談收入分配,看看什麼是必需品,什麼是可有可無的東西。把錢分成幾份,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最后,對奢侈的行為,進行反思,做到防微杜漸。沒有了奢侈,也就沒有了死要面子活受罪、被人欺騙等情況。

個個大大方方地做人,把錢的事情說開了,心中有數,心中有戒。

03

司馬光在教育子女時,這樣說:「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成由儉,敗由奢;平生衣取蔽寒,食取充腹。」

貧寒的家庭,并不可悲,只要懂得談錢,很快就能富起來。但是別忘了,在富起來之后,進一步談錢,把錢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世上太多的悲劇,不是因為我們沒有去賺錢,而是因為手里沒有存款。

以史為鑒,談錢持家,興旺發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